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動物列傳]

蒼蠅與我

陳真 2003. 8. 1.

原載【紀念若雪不銹鋼網頁】


我的房間每天都有蒼蠅,現在就有一隻飛來飛去。

英國沒有蟑螂(感謝上帝!),但一到夏天卻有許多蒼蠅,很討人厭。除了食物必須與他們共享之外,英國蒼蠅就跟英國其它動物一樣,各種本能和天性一概退化。比方說狗不像狗,不管你拿什麼「好料」引誘牠或如何對牠吹口哨,牠也絕不會看你一眼;萬一受不了你的誘惑,牠就完了,很可能會被主人送去重新接受美儀訓練,以免丟主人的臉。

在英國,不但狗不像狗,連小孩也不像小孩。除了叫你「滾回你的國家」之類的小孩還比較有點生命力外,其他的大概只要超過三歲就可以算成年了。不但打領帶穿西裝,講起話就跟英國女王宣讀國政一樣乏味,冰冰有禮。

至於蒼蠅嘛,跟台灣蒼蠅也完全不一樣。因為這個國家凡事有一套規矩,絕不可逾矩,久而久之,不光是人,連蒼蠅也失去對外在環境的應變能力。

我仔細觀察過英國蒼蠅,牠們甚至連飛行都沿著一定的路線,很少改變軌道,可說一成不變。但是,你不變,現實環境卻一直在變,因此經常撞到異物。剛才就有一隻蒼蠅撞到我的眼鏡,結果不支倒地,可能是腦震盪。我還幫牠做了人工呼吸,還好有救活。救活之後,牠竟然又繼續之前沒有飛夠的部份,按一定軌道繼續前進。

我小時候常蹲在家門口一堆甘蔗皮上練習抓蒼蠅,抓到之後就把牠們用力甩到地上,擊斃無數蒼蠅,以此聞名台南市海安路。後來接受了動物權思想的啟迪,自覺罪虐深重,所以不但不再做那樣的傻事,反而以拯救蒼蠅、蜘蛛和蜜蜂、瓢蟲等為己任。

這隻蒼蠅已經飛了快兩個鐘頭,但牠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且,跟蜜蜂一樣,飛一種 8 字型的韻律舞,從我的書桌到窗前一公尺半的距離,來回一趟又一趟,已經差不多飛了數千趟。這時我不禁要納悶,牠知不知道牠的生命有什麼意義?

我看不出這樣飛來飛去有什麼意義。可是,我的人生似乎也是這樣:徒勞無功,不明所以,毫無意義;即便它有什麼意義,似乎也不可能為我所知。

反戰專家說:喂喂喂!這裏是紀念若雪不銹鋼網頁啊!你寫這個跟反戰反帝反資本主義有關嗎?

當然有啊。

如果人類真的明白自己不是不銹鋼,而只是個影子的話,大概就不會有那麼多理想,不會有那麼多需求了。沒有需求,沒有期望,資本主義也就資本不起來,打仗便是多餘。

不管表面上多偉大,我看每一個夢想都是魔鬼的一筆生意,代價是出賣你的靈魂—如果你有靈魂可以賣的話。

最好的夢想就是沒有夢想;沒有夢想就是根本沒有夢想這回事,什麼都沒有,而不是懷抱一個叫做「沒有夢想」的夢想。

最好的哲學就是沒有哲學。沒有哲學就是根本沒有什麼哲學問題這回事,而不是努力談一個「沒有哲學問題」的哲學問題。

苦苓說,「每一句不滿都是愛」;每一個夢想都是一種對現實的不滿。問題是,當夢想萌芽,似乎也就是魔鬼來跟你敲門談生意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