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抵抗]

聖徒與共產黨

陳真 2004. 11. 30.

(原載中時晚報【Global View】)


人道救援組織常有偽善之譏,光會擦屁股,無能解決問題。此話不盡公允,因為它若不「偽善」,立刻成箭靶而難以生存。它之顧忌不在於揭發現象本身,而在於揭露現象背後原因,兩者淵壤有別。巴西大主教及解放神學提倡者卡麥拉(Dom Helder Camara)有這麼一句名言:「當我把食物給窮人,他們說我是聖徒,當我問窮人為何沒飯吃,他們說我是共產黨。」

當卡麥拉發現貧窮不是偶然,不是個人機遇或能力好壞,而是一種結構性產物時,開始以教會力量介入土地改革,為窮人撐腰。時代周刊給他一個「紅色主教」封號,說他左傾,是共產黨。不但西方「民主」世界不歡迎,反共教宗也多方抵制,巴西軍政府更欲致之於死地,曾派槍手掃射教堂,誤殺一名神父。

諾貝爾獎委員會連續四次提名,據獨立調查指出,卡麥拉一度呼聲最高,但外來政治干預臨時改變頒獎決定,於是拉下了卡麥拉,和平獎竟頒給一點也不和平的季辛吉。

卡麥拉在其《螺旋形暴力》書中譴責資源不公分配的「假和平」,他指出,國家不公義是暴力最基本形式,引來受壓迫者暴力反抗,於是又引起更多暴力鎮壓,因果相循,如螺旋一般。他說,暴力不光是肢體傷害,更是一種政經結構上的壟斷與壓迫,製造諸多惡果,尤以貧窮最具傷害性。

當聖徒容易,當共產黨難。跟卡麥拉一樣,無意傷人的白米炸彈客同時扮演了這兩種角色,法律縱然有罪,道德上卻正當。「反社會」云云,只是妖魔化異己之說詞。如此社會不反,人性何在?問題不在反,問題是暴力乃不祥之物,易放難收。

卡麥拉同情弱者暴力,本身卻是甘地信徒,他相信:「非暴力改革才是改變窮人命運唯一長久之計。」(本文獻給我的好兄弟:農委會副主委戴振耀)

附記:《給編輯的信》

交稿一篇。本來想寫一篇「尋找農運健將戴振耀」,但後來想想算了,不想給朋友公開漏氣。阿耀跟我有二十年交情,情同手足。他過去念茲在茲的就是農民權益,我還記得他說美麗島事件他的罪證就是舉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反剝削」。

我不相信人會變。阿耀永遠是我心目中的大大大大大好人。純樸善良,只是位置變了,身不由己。可是,既然不由己,何不下野與眾人為未竟之夢打拼?

想到這些朋友,竟有點想家,重回江湖,但江湖逐日遠,同志可還是同志?

握手,

陳真 2004. 1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