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反核武]

大規模毀滅是違反人性戰爭罪行

陳真 2004. 6. 10.

(縮短版登載聯合報。請注意:該報擅自加入一段不是本人文字,那段文字的內容是錯的,它說,國際公約規定「不可攻擊地標」,但我從沒見過這樣的規定。)


現行日內瓦公約已存在半個世紀,美國居然建議我方考慮轟炸三峽水壩。黨政軍人士聞之不覺荒謬,反倒樂在心頭,大表認同。軍方更傳出所謂「毒蝎計劃」,不但以大陸民生設施為攻擊目標,更鎖定人口密集城市,以期製造最大傷亡。評者不以為忤,反倒煞有介事探討我國「有無能力」轟炸水壩以及「划不划得來」等。如此荒腔走板的言論,公然議論,令人不知今夕何夕,大開人類文明倒車。

轟炸水壩不是「能不能」或「敢不敢」的問題,更不是「划不划得來」與否,而是法律上「准不准」或道德上「該不該」的問題。依照日內瓦公約,這是嚴重戰犯罪行。英文說它是一種 crime against humanity,因為這罪行所違反的不是別的,而是人性。戰爭如果一時難以從人類社會中徹底消除,那麼,至少讓我們保留一點人性,給邪惡設個底線;要不然,走向毀滅的,將不只是一個國家,而是整個人類。

該公約關於「國際武裝衝突下的受害者之保護」中明文規定,禁止破壞公共設備,包括水資源供應及相關設施等。第 54 條更明確規範:

「無論基於什麼動機,比如欲使平民挨餓或遷離或其它任何動機,絕對禁止交戰雙方針對平民賴以為生的物資,包括糧食與生產糧食的農務區域、農作物、家畜、水源儲存及供應設施和灌溉事業等進行攻擊、破壞、移動或使其無法使用。」

這規定,旨在大幅縮小戰爭對生命的危害,因為,就如比利時醫師 Wim De Ceukelaire 一篇論文指出,「戰爭破壞公衛體系所造成的災難,遠大於炮彈本身的直接傷亡。」戰爭中大部份平民傷亡,往往就是因為攸關人民生命的基本民生設施遭到破壞。第一次波灣戰爭就是如此。」其中,「水」,對於預防許多健康問題,更是重要。沒有安全水源,人們─特別是小孩─就會受到重大的健康威脅。

日內瓦公約的原則之一,就是在於規範戰爭手段之「針對性」。簡單說,你不能使用「無法區分平民和戰鬥人員」的戰爭手段,交戰雙方應盡最大可能不傷及平民。

也因此,諸如「殺傷人員地雷」和「集束飛彈」(一稱子母彈)等武器就被許多國際組織所呼籲禁用(英美等國還是照用不誤,而且越用越狠)。由一百多個非政府組織組成的「國際禁雷組織」(ICBL),更因推動禁雷條約之簽署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當絕大部份國家簽署通過,美國卻是主要的拒簽者和條約抵制者。

這種地雷之所以可惡,在於它到處亂埋,根本不長眼睛,而且戰後難以清除。有些國家,比如美國,甚至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交出佈雷地圖,戰禍因此遺留他人後代,噩夢永無止盡。每年誤觸地雷的平民百姓,不知凡幾,特別是喜歡在泥土草地上嬉戲玩耍的兒童,更易受害。

集束飛彈亦然,殺傷範圍可達六個足球場,這範圍內一切生物均遭殃,雞犬不留。而且,一顆母彈可以灑出千百顆小炸彈,其中大約十分之一不會爆炸,變相成為一種後患無窮的「地雷」。這些未爆彈,外形長得像玩具,兒童常因好奇撿拾而遭害。根據統計,七成受害者是小孩。

要打仗可以,但你還是得遵守一定的戰爭規範。「破壞民生設施」做為一種戰爭手段,等於是一種「大規模殺傷武器」,是一種相當嚴重的戰爭罪行。

不但不可蓄意破壞民生設施,日內瓦公約更規定,佔領軍有義務提供佔領區內之食物、飲水和醫療公衛保健等服務,並有義保護並修復各種基礎設施。即便你是個主戰派,也不該忘了人類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這點文明條款。

在這樣白紙黑字的規範下,美國此番侵略伊拉克,以及英美聯軍過去十年來對伊拉克所謂「禁飛區」的狂轟濫炸,居然是以轟炸水廠藥廠或糧食倉庫等民生設施為目標,目的在於以最小血腥製造最大長期性傷亡,不但可逐漸癱瘓對方國力,更能減少具有新聞性之血腥色彩,降低大眾反感。

英美此等轟炸策略,招來許多人權團體的批評。去年此時,比利時一群醫護人員更據此把美軍領導人 Tommy Franks 將軍告上法庭,提起戰犯訴訟,造成國際外交事件。幾年前柯索沃戰事,美軍也是頻頻「誤炸」民生設施及一般生活社區,也曾因此被告上國際法庭。

你一定很納悶,既然日內瓦公約如此規定,為什麼美國領導人卻能逍遙法外?為什麼他們可以不受前年甫成立的「國際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簡稱 ICC)之管轄?理由無它。因為美國自認為是世界警察,於是申請獲得一年豁免權。

ICC 剛要成立時,美國甚至以「一個接一個」否決聯合國維和任務來要脅,強烈抵制。儘管如此,ICC 依然獲得大多數國家的認同而成立。美國國務卿鮑爾這麼說:「在把人們繩之於法這方面,我們是世界領袖,但我們發現,這個國際刑事法庭,對我們三軍將士或是外交官和政治領袖而言,並不適當。」因此,布希告訴安南說,美國不但無意批准據以成立 ICC 的羅馬條約,而且美國也「不願受到此一條約的任何束縛。」

美國對外政策,講的不是道理,而是利益和拳頭,他硬要文明列車逆向行駛,但台灣也要跟著搶搭這樣一輛恐怖列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