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動物列傳]

我想殺五峰旗瀑布底下一隻小狗

All Pages |  1  |  2 

當然,我不是說「全部」,我只是說一種普遍的「感受」而已。至少,有一些社運團體,我是衷心認同,日後願效犬馬之勞的,比如說釋悟泓法師等人所創辦的「動物社會研究會」Environment & Animal Society of Taiwan(EAST),也就是關懷生命協會的原班人馬所組成的一個動保團體。事實上,我已經開始幫忙做一些事(翻譯書籍)。

當然,我也不是說我們都應該從關心流浪狗或人道屠宰或農場經營方式或實驗動物的問題做起,而是說:如果「進步人士」總是要把這樣一個大問題貶低為「貓狗小事」,這種心態實在很怪異。

在台灣,種種「抽象」無比、無實質內涵的左右統獨「論述」,彷彿才是「有為青年」該關心的「國家大事」。可是,如果那麼多活生生的生命的痛苦,你都能無動於衷,甚至嗤之以鼻,那你怎麼可能還會真的對什麼左派右派蘋果派有所熱情?

這樣的現象表示:這個社會所謂進步力量,其實許多是「喊爽的」、「比酷的」,「裝飾成份」比較多。

Part III:

我比較在乎「痛苦」,而比較不在乎「殺生」。話雖如此,在行為上,我還是不太敢自己下手,除非是用注射劇毒的「文明」方式。

七、八年前,我們曾出門遠遊,在宜蘭「五峰旗」(?)瀑布,看到瀑布底下有個蠕蠕而動的「東西」,因為皮膚潰爛成一團,而且肢體扭曲,實在無法馬上辨識出是什麼東西。上前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大約兩個月大的小狗。

他只剩奄奄一息。我一旁察看許久,憑著醫生的直覺,懷疑她可能吃到毒藥,正做垂死掙扎。可是,這僅剩的奄奄一息,卻似乎可能拖個至少半天以上。雖然牠已經無法移動,也不會叫了,但從她企圖睜開的細細眼神和不規則抽搐以及微微「哼哼哼」的聲息看來,我敢說,她當時一定很痛苦。

所以,我想,我該讓他迅速死去,減少痛苦。當時騎著摩托車,所以我想,那我就從遠遠的地方加速,用力把她給壓過去好了,這樣應該馬上會死掉吧?於是我發動了機車,可是心裏卻迅速升起一股寒意。

於是又想想,他媽的這樣活活壓過去實在太殘忍,不要這樣好了,想點別的文明法子。剛好看到路邊有塊三夾板,我想,不如先用板子壓著她,再用摩托車輾過去好了,以免血肉四濺;眼不見為淨。於是,我把木板擺好放在她身上,可我還是不敢壓,騎著車子在小狗四周繞來繞去,下不了毒手。

歸程已近,天色也漸漸暗了,最後我決定放棄殺小狗的計劃。離去時,我找了一塊乾燥的布,覆蓋著她,只露出頭,然後我就走了。希望她至少死得不那麼冷吧。

我後來常想,我是不是愛心不夠?我似乎應該狠下毒手的,讓她一秒鐘內斃命,迅速遠離痛苦。因為,最可怕的是痛苦,而不是奪去生命本身。

不管怎麼樣,雖然時日已久,這隻小狗在我心中,卻有個抹不掉的地位。如果我今天成為這樣的人而不是那樣的人,做這樣的事而不是那樣的事,懷抱這樣的夢而不是那樣的夢,如果我今天能有一絲絲勇氣做我認為正直的事,那麼,其中有一部份因素,肯定是和這隻在五峰旗瀑布底下孤單死去的小狗有關。

我看不到上帝在哪裡,所以不知道如何把「榮耀」歸給祂,但我卻想把我的「榮耀」(如果有的話),歸給這些真正擄獲我的心的豬鴨牛羊狗以及痛苦無人知的人。

All Pages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