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概念討論]

《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序

All Pages |  1  |  2 

珍古德(Jane Goodall)
譯者:陳真
出處:《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


能夠為這樣一本獨特、有趣且具有啟發性的書寫序,是我的榮幸。過去從沒有人做過這樣的努力,把人類自己如何利用或濫用動物的相關資訊,完整地集結在一本書裏頭,並且同時收錄了關心動物福利或動物權的人都該知道的各種複雜議題及各方因應之道。人也是一種動物,因此,這本書說不定也可以擴充到包括人類對自己同類的各種可怕剝削和虐待的問題上;因此,理論上,本書似乎可以弄出獨立的一個章節專門講「人權」。不過,這倒非本書編輯的意圖。這本書要談的是和我們共享這個地球的各種奇妙的「非人存在物」(non-human beings)之基本尊嚴,以及我們對牠們所應負的責任。我所謂的「存在物」,也就是一般所說的「動物」,在這裏,我也就直接這麼稱呼。

當然,我們比過去更能體認到我們跟其他動物大同小異的事實,然而,這項事實,卻似乎不是許多人所願意相信或所能相信。過去,我有幸能夠花了三十五個年頭來認識我們最親近的親戚—黑猩猩,並且向牠們學習。透過對黑猩猩如此仔細的了解,我們也前所未有地瓦解了過去那條誤以為存在人類和其他動物之間清楚而精確的界線。這條界線,現在變得模糊了。

只要我們願意承認,並不是只有人類才有個性,並不是只有人類才會從事理性思考或解決簡單問題,最重要的,並不是只有人類才會有喜樂悲傷和恐懼失望等等情緒以及種種身心痛苦,只要我們願意承認這些,那麼,我們就不只必須對黑猩猩培養一種新的尊重,同時也必須尊重其他許多奇妙的動物。(其實我是從我十歲前養的那隻叫Rusty的狗身上,第一次領悟到這個道理,第一次發現動物種種令人驚嘆的能力。)(viii)

動物跟我們唯一不一樣的是,牠們無法像我們那樣用複雜的語言文字來溝通。我相信,也正因為這一點,使我們對其他動物擁有某種責任。(也許有人提到過,在英文版的舊約聖經「詩篇八」中,「支配」(dominion)這個字眼很常用,但它多少有點脫離原意。「支配」一詞,其實並沒有很恰當地呈現出原來希伯來文的精神;原文實際上是「和善管理」的意思,就好像一個睿智的國王以尊敬和溫和之心善待他的百姓那樣。不管選用哪一個英文字來翻譯,它的本意就是在強調這樣一種尊重且善待世界萬物的溫和態度,它同時也含有一種「負責任」的精神。「和善管理」和「支配」這兩種不同的翻譯,當然在解釋聖經的意義上,就會大大有所不同。) 

我很幸運,竟然能夠有這麼多年的時間,在野外自然環境中,觀察黑猩猩和其他動物。我也因此對牠們的真實天性,有了一些相當獨特的了解。也正因為這個理由,我相信,盡量與更多人分享我的心得,以便有益於這些動物本身,也將是我的一項特別責任。黑猩猩給了我許多收穫;而我也總是無法忘懷那些被囚禁的黑猩猩,不管牠們是為了娛樂人類或以科學研究之名而被囚禁。就如同我在其它地方所寫的:「我至少能夠為那數以百計現在正拱著背、坐在金屬打造的監獄裏、悲慘而無助地用一種絕望眼神望向牢外的黑猩猩發言,因為牠們無法為自己講話。」

這也是為什麼我很高興這本百科全書如今已集結成冊,因為它正是要為動物發言,而且是為所有動物。在邁向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它向世人發出一個簡單的訊息,一個務必被仔細聆聽的請求,那就是:「給那些有感知能力的動物應得的尊重。」

這樣的一個簡單的訊息,透過各種不同學科的聲音發出來,包括生物學、動物行為學、生態學、人類學、心理學、哲學、社會學、教育學、法學、人種學、史學、政治學、神學、獸醫學和公共行政等。如此一種多學科觀點的共同呈現,也意味著本書編輯企圖從不同角度來討論一個中心主題,那就是「動物的痛苦」。

本書對於當代社會中動物痛苦的程度,以及關心動物福利或動物權人士做了哪些努力等等,都提供了豐富而令人讚嘆的整體說明。同樣重要的是,這些文章,都以一種很直接的方式寫成,不但訴諸於科學界,也企圖訴諸於一般社會大眾。一旦這本百科全書擺上學校或各大學圖書館的書架,許多年輕人以及他們的老師,都將有機會接觸這些珍貴資料。

這本百科全書的出現,也使得讀者有機會深入了解許多複雜的議題。而且,不同作者自然會有不同的看法,因此,讀者也就有機會以一種理性思考的方式形成自己的論點。當你和別人討論到一些極具爭議性的問題時,你也就知道該怎麼跟意見相左者進行辯論。這點很重要。一個對動物受苦越有憐憫之心的人,也越應該深入了解這些問題背後的種種觀點。

不管說起來將多麼令人不快,當我們面對任何一個問題時,有一件事我還是必須說清楚,那就是獨斷獨行,也就是來自道德上或知識上的一種自以為是的驕傲態度;不願聽跟自己意見不一樣的聲音。這樣一種態度,對誰都沒有好處,也不會帶來任何進步。「敵我二分」的態度,只會使得一切溝通停擺。事實上,大部份動物議題都相當複雜,而不是好壞黑白二分。在我們還不完全了解事情的整個來龍去脈之前,最好還是不要急著發言,更不用說對任何人發動攻擊了。(ix)

舉個例來說,最近我到南韓進行一項半官方的訪問,邀請我的主辦單位召開一個記者會,會中大家講到「殘酷」這個話題。我說我想談談韓國人吃狗肉的習慣。幫我翻譯的人聽了,臉色立即一陣發白,她很顯然是覺得這是一個敏感話題,可能會使我的聽眾們受窘!於是我就解釋說,在我生長的國家(英國),人們一般都是吃豬牛雞等等,但是,豬至少也跟狗一樣聰明,因此,豬應該也是一種很棒的寵物才對!可是,牠們卻總是被飼養在極為可怕的環境裏。

因此我說,如果我們非吃動物不可(我自己是不吃),那麼,最重要的問題應該是牠生前該怎麼飼養才適當。這時候,有個記者跟我保證說,他們所吃的狗,本來就是繁殖用來做為食物。於是,大家就跟著討論起豬或狗的飼養方式好壞究竟有沒有什麼意義等等,並討論其它種種相關問題。我要說的是,一個本來不能談的禁忌話題,此時卻能在公眾之間引起討論,而且,對許多人來講,這樣的討論,也使他們學會用一種全新的方式看待動物。

對關心動物的人來說,那最難做到的努力,也許就是妥協。可是,我們經常必須透過妥協才能取得真實的進展,雖然這個進展往往緩慢得令人有點氣餒。當然,在一些狀況下,加諸動物身上的痛苦實在過於殘忍,以致於根本不可能有所謂妥協可言。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儘可能試著去了解這樣的狀況,當然再重要也不過了,而這本百科全書也提供了動物保護人士這類相關訊息,讓我們明白這些問題是如何成功獲得解決。

All Pages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