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實驗動物]

以動物做實驗(Laboratory Animal Use)

作者:Lynette A. Hart
出處:《動物權與動物福利小百科》pp. 212-13
譯者:陳真


以動物做實驗,給人們帶來道德上的兩難,它一方面提供了改善人類健康的可能辦法,一方面卻又同時給動物帶來諸多疼痛*和不適的問題。面對這個兩難,人們於是在研究、教學或產品測試上,致力於尋找其它各種「替代方法」*。在許多機構中,「尋找替代方法」既是機構本身的一種既定目標,同時也是一種法律規範。認為「尋找替代方法」是一種值得努力的想法,其實也反映出人們對待動物態度的改變。不論是在科學界圈內外,有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我們花費大量心力和金錢去減少實驗動物的痛苦是值得的。這個想法轉變之快,主要是因為「德蕾絲試驗」(Draize test)之普受大眾矚目所致(見「捍衛動物的行動主義」);那是一項對新的化妝品和藥品之眼睛或皮膚刺激性的測試。

1979年,在亨利史匹勒(Henry Spira's)把矛頭指向「德蕾絲試驗」的抗爭行動之後,各項反對製造動物痛苦的抗爭行動,也如火如荼地展開。1981年,化妝品工業捐贈了一項為數一百萬美元的基金給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衛生與公衛學院」,成立一個「替代動物測試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Alternatives to Animal Testing,簡稱CAAT)。

從那時候開始,「替代方法」的概念已經成形。凡是贊成「替代方法」或發展出新的「替代方法」之科學家,也較往日更為人所敬重。「實驗動物福利法」*更規定科學家,必須致力於研發替代方法,來取代那些「會造成動物可觀的痛苦或挫折的實驗步驟」。動物的疼痛或痛苦*,以及如何藉著止痛劑或麻醉劑來減輕其痛苦的種種問題,是實驗動物議題的焦點所在。在美國,CAAT曾領導工業界和政府部門一起致力於研發動物毒物測試的替代方法。(213)

以動物做實驗通常發生在兩種情況,一是公司的產品測試,以確保人體健康無虞;一是提供大學做為研究或測試之用。至於教學活動,雖然相對於實驗或測試用到較少的動物,但這一部份卻也最容易用其它方法取代。獸醫學校正努力研發電腦軟體、「軟組織模式」(soft-tissue model)以及「互動光碟」(interactive video-discs)。獸醫系學生並不直接拿動物解剖,而是觀察防腐處理過的解剖標本,教授並使用特別設計的教學系統,來教導學生有關動物心理或行為方面的種種知識。這些方法,在其它教育機構也都可以派上用場,而且花費不多(見「教育及使用動物」)。

研發「替代方法」最具成效的是毒物測試方面。歐洲共同體的形成,導致了國際間的立法,也促成了各項基金會的成立,以促進動物福利及尋求動物實驗的「替代方法」。「歐洲替代方法研發中心」(The European Center for the Validation of Alternative Methods)也領導國際間的合作,一起致力於根除歐洲地區化妝品業者之動物測試。(見「反動物解剖主義」;「貓」;「黑猩猩」;「狗」;「機構性動物照護與使用委員會」;「小白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