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概念討論]

電子雞與動保人士

All Pages |  1  |  2 

陳真 2005. 6. 6.


這些動保人士兇巴巴的,到底是在兇個什麼勁?想查該校網站,給這學生一點「聲援」,可是查不到。一個高二學生犯了錯,就是「殘忍」、「心理有問題」?他若殘忍,怎麼會馬上給受傷小狗沖洗?這樣一些虐待動物的現象,絕不是某些個人心理有毛病;不是個人問題,而是一整個世代、一整個社會的問題。大人怎麼教,社會長什麼樣,自然就會有什麼樣的下一代。

以前流行過一種「電子雞」,用電腦養一種虛擬的「雞」,餵一種電子虛擬的「飼料」,餵不好的話,它就會「死掉」。但死掉沒關係,可以「重來」。「電子雞」剛出現時,很多人大力批評,說它將使下一代失去對真實生命的熱情和感受能力。這批評沒錯,但電子雞已經不算什麼了,現在連整個世界、整粒地球,都是電子,都是虛擬,何況一隻雞。

以前罵人封閉沒見過世面是罵說:「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吧?」但我懷疑現在有幾個三十歲以下的人見過豬走路?虛擬世界裏,俚語整個倒過來了,變成:「沒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吧?」

世界已經虛擬到這樣一種程度:人不再是個人,而只是一種符號。君不見,網路言論氾濫,但卻像廁所牆上塗鴉那樣,往往看不到「臉孔」,沒有「身份」;意見很多,卻缺乏感情;談起政治,看得到一堆乍看「激烈」的字,但往往看不到字後面有個「主人」存在的感覺,很虛擬,很空洞,很冰涼。

許多原本有生命的東西,都被「電子化」,變成一種符號,連同居都可以虛擬進行。像上次總統大選,泛紫聯盟甚至還推出兩位虛擬候選人不是嗎?真是越來越「後現代」。

至於這個案,主張重罰沒意見,但別泛道德,別妖魔化個人,更何況對方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他也許無知,但絕不會比我們這些「老人」更殘酷。

而且,動保就動保,老扯上一種「敵我分明」的道德裁判做什麼?比方說西方動保人士,對亞洲人總有一種「野蠻人」的刻板印象,彷彿「我們」茹毛飲血,看到什麼就抓來吃,每天以虐待動物為樂,哪像「他們」那麼文明。可是,他們若文明,怎麼會四處賣軍火,四處丟炸彈,殺死千百萬人?

總之,動保就動保,別賦予它一種道德上的傲慢與虛榮,那真的很討人厭。就像英國那個開馬戲團的阿婆(見《動物園與野生動物》裏幾篇文章),做訓練時,猛踢一隻不聽指揮的猴子,被滲透進去的狗仔隊拍到,馬上變成「巫婆」化身,千夫所指。可是,這樣一種針對個人(一個七十歲的老人)的道德指控,會比踢一隻猴子更仁慈嗎?

我常想起蕭伯納那句話。他說:「我認識許多獵人,沒有一個生性殘暴;但我同時也認識一些人道主義者,每一個卻十分兇殘。」(I know many [blood] sportsmen and none of them are ferocious. I know several humanitarians; and they are all ferocious.)

=====================
高工生強酸潑狗 網路撻伐

民聲時報

【本報訊】國立新化高工一名化工科高二學生,上周五將實驗用的強酸,倒在一隻流浪狗身上,狗腹部皮膚嚴重腐蝕,送醫救治仍存活無望,由獸醫施予安樂死。連日來有一百多封譴責虐狗的留言塞爆新化高工網站,校方說這名學生事後已向老師流淚懺悔。

據校方調查,上周五第七節下課後,一名化工科學生將實驗用的強酸倒在流浪狗「牛牛」身上,造成右側腹部腐蝕;學生嚇了一跳,立即用水沖洗狗的身體,但小狗驚慌逃逸。

體育衛生組長許明建說,直到本周一中午,建築科一位老師發現牛牛受傷倒在辦公室,他和保健室護士將牠放在紙箱中,送到新化街上的獸醫院治療,因傷勢嚴重,獸醫評估存活率不到兩成,建議轉送台南縣家畜疾病防治所的流浪動物之家,經獸醫汪鴻展判定已無法救活,為減輕狗的痛苦,當天就安樂死。

台南縣家畜疾病防治所動物保護課長邵雀珍表示,牛牛約一歲,是黑、白相間的土狗,遭強酸腐蝕,幾乎身上整片皮都爛掉了;她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嚴重的虐狗行為,行為人已違反動物保護法,將處新台幣一萬元罰款。

台灣流浪動物救援協會義工媽媽徐滿惠昨天到學校抗議,對校園發生虐狗行為,深表痛心。

新化高工教務主任陳志祥說,動手的同學前一天曾被那隻流浪狗咬,才會拿實驗的強酸潑在小狗身上,事後同學相當後悔,表示不知道會傷害這麼大。他指出,學生應是出於無知、不是故意,但錯誤的行為也要受到處罰,對網站上譴責的留言,校方已上網說明處理過程,並安撫抗議學生的情緒,也促違法學生深切反省。

陳志祥表示經過這件事教訓,學校已徵求愛狗義工,加強生命教育課程,強化學生法律觀念。

===================
學生強酸潑狗動物保護團體痛批

台灣日報 2005-06-05


(記者林東良∮南市報導)針對新化高工化工科學生,使用實驗用強酸潑灑流浪狗虐狗事件,世界關懷台灣流浪動物聯盟駐台灣代表陳正育昨日嚴厲抨擊,強力譴責此學生殘忍,學校應好好輔導此學生心理問題。

陳正育對台南縣家畜疾病防治所動物保護課長邵雀珍只處以新台幣一萬元罰款,大表不滿,認為如此潑強酸殘酷嚴重的虐狗行為致死,事證明確,卻僅以最低處罰開立罰單,台南縣政府虐狗開立罰單標準在哪裡?

國外為了遏止民眾嚴重虐待動物行為蔓延,避免大家有樣學樣,都處以重罰,並課以刑責,來遏止此歪風,導正善良風氣,而台南縣發生如此嚴重虐待動物的事情,台南縣政府卻只最低罰款,世界關懷台灣流浪動物聯盟駐台灣代表陳正育強力譴責台南縣防治所保護課長邵雀珍,並想要詢問要多嚴重虐狗,才能開處最高罰款。

陳正育表示,一般家裡的洗廁劑和廚房除油劑都是會傷害皮膚,民眾平常使用就會帶手套,新化高工學生,就讀化工科,比一般人還更清楚實驗用強酸的危險性,新化高工學校竟還說學生不知其嚴重性,難道新化高工學校化工科老師都沒在教嗎?分明就是學校試圖幫學生緩頰,來平息眾怒。

陳正育表示,台南縣先是全國撲殺流浪狗最高的城市之一,台南縣不善盡積極推動領養的工作及實施尊重生命的教育,現又發生駭人聽聞的虐狗事件,卻又沒強力處罰,公權力不彰,處罰太輕,難保將來不會再有類似事件發生。

陳正育表示,將致電縣政府保護課長邵雀珍,要求善盡職責,世界聯盟將靜觀事情發展,台南縣防治所如何妥善處理此事,防範於未然,世界聯盟必要時,將動員國內外愛護動物人士,以一人一信一通電話,至縣政府網站及向各黨議員陳情,要求落實執行動保法,嚴厲處分,避免大家有樣學樣。

All Pages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