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反核武]

反輻射混蛋(一):公開或祕密的輻射人體實驗

All Pages |  1  |  2 

陳真 2003. 7. 29.
原載【哈巴狗電台】

DU-1.jpg

(貧鈾彈:輻射百分百,永不停止的殺戮)

底下是一位比利時的朋友 Dirk Adriaensens 傳來的一份有關貧鈾彈的研究報告。作者叫羅培茲(Damacio A. Lopez),是《國際貧鈾彈研究團隊》(《International DU StudyTeam》,簡稱 IDUST)創辦人及主任;曾擔任過聯合國人權小組顧問。IDUST(網址:http://www.idust.net/)希望至遲在 2010 年,舉世能全面禁用貧鈾彈。

DU-2.jpg

(貧鈾彈)


對方知道我挺關心這問題,常轉寄相關資料來。他信裏說,今年五、六月,羅培茲在比利時待了一個多月。6 月10 號在比利時召開的 European Parliament 的一項研討會中,他報告了底下這篇論文。

羅培茲從 1985 年起就開始研究貧鈾彈,發表很多論文,主要是發表在《職業病醫學與毒物學國際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Medicine and Toxicology》),是最早揭露貧鈾彈重大危害的人之一,同時也揭發美國在許多地方對整個社區居民祕密進行輻射實驗。

羅培茲之所以會成為這方面的專家是因為,他老家就在新墨西哥州,也就是美國進行貧鈾彈試爆和祕密人體實驗的地方。我直接翻譯幾段他的講稿好了。羅培茲在歐洲國會演說的開場白這麼說:

「我叫羅培茲,我是 IDUST 的主任。一場摩托車的意外,使我不得不放棄職業高爾夫選手的志業,回到家鄉新墨西哥州的 Socorro 小鎮靜養傷勢。那時是 1985 年,我的靜養,經常被巨大爆炸聲所打斷;那些巨大爆炸聲,來自離我父母家不到三公里的地方。

每一次爆炸後,空中都會緩緩升起一團黑色雲霧,瀰漫整個 Socorro 小鎮上空。我於是開始研究這團黑雲究竟是什麼東西,原來那就是貧鈾彈。正是因為這樣的一個發現,所以今天我會站在這裏跟各位講話。我將說明有關貧鈾彈的歷史、法律、政治以及健康上的種種緊迫問題。當然,貧鈾彈之商業利益,也有著同樣的緊迫性。」

羅培茲在報告中說,美國不止進行貧鈾彈試爆,更偷偷進行大規模貧鈾彈祕密人體實驗。羅培茲說,這樣一種「輻射線祕密人體實驗」,早在 1944 年就開始了。美國政府刻意從高空釋放帶有輻射性物質到社區中,以測試所謂「微量輻射」對人體健康及環境會有什麼樣的危害。

看到這裏,我不禁聯想到納吉教授那篇訪談《戰犯行為-美國之蓄意造成伊拉克水源危機—與湯瑪斯納吉(Thomas Nagy)教授的訪談紀錄》。該文所述美軍行徑,那已經不叫「違反日內瓦公約」,而叫泯滅人性。美國以公衛做為一種軍事手段,刻意以一種緩緩進行而不容易察覺的方式,全面性地破壞伊拉克淨水設施;實際上就是一種「大規模毀滅武器」的人體實驗。

這些原本都是我心中疑惑不解的陰謀論,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心眼這麼邪。因此,每當我不由自主想到這些陰謀論的可能性時,總覺得很變態,為什麼我會有這種不健康的猜疑心。沒想到,原來它們都是事實。

我不知道這些什麼「自由國家」,為什麼能「自由」到這種地步?「自由」到可以公然到別人國家做實驗,看看能殺害多少人,卻不必接受任何處罰。我也不知道這些「民主國家」,他們的人民做為一個主人,為什麼可以允許僕人做這樣的事?更不知道這些什麼「資訊發達」的「先進」國家,氾濫成災的主流資訊中,究竟有沒有哪一件公眾事務是透明的?究竟有沒有哪一句報導或哪個官方說法不是一種扭曲、篩選或甚至赤裸裸的謊言?

最近有朋友不知道是怎麼看文章的,看完我那篇《你還相信 911 嗎?》之後跟我說:「那麼,911 不就是珍珠港事件嗎?」害我有點懷疑自己的表達能力。珍珠港事件是當事人根本不知情(?),但911 卻是美國政府早就知道的。

不過,911 不是珍珠港事件沒關係,我只希望它不是美麗島事件。前者只是知情,後者卻是一手精心策劃的一齣戲。

事實上,在明白了這幾年美國種種或明或暗的軍事侵略及越戰以來以美國為首的這些「民主」國家之種種敗行劣跡後(比如故意大規轟炸、模破壞民生設施或穀倉或藥廠,故意以傷害小孩做為一種戰略,故意系統性地破壞醫療體系,祕密對他國或本國人民進行武器實驗,自導自演一些所謂「恐怖攻擊」等等等等等),我對主其事者的人性之基本信心,已經越來越動搖。

回到主題。羅培茲又說,「輻射線祕密人體實驗」從 1944 年一直偷偷進行到 1974 年。他說:

「在新墨西哥州和其它州,美國政府故意用飛機灑下輻射物質到地面上。根據 1947 年由美國『原子能委員會』(Atomic Energy Commission)簽署的一份祕密備忘錄,裏頭有這麼一段自揭陰謀的話:『一切有關輻射線人體實驗的文件都不得洩露,以免遭來輿論指責及法律糾紛。這類文件都必須標示為『祕密』』。」

羅培茲繼續說,

「貧鈾彈的實驗,從七零年代開始進行,軍方或軍火商在美國各地進行試爆。…新墨西哥州的貧鈾彈測試始自 1972 年。測試地點之一就在 Socorro 這座山頂,正是 Socorro 小鎮水源供應處。擁有八千個居民的小鎮就在離試爆地點不到三公里的地方。幾年後,Socorro 小鎮出現了許多相當不尋常的水腦畸形兒。…在這同時,癌症罹患率也突然大幅升高。 」

包括「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內的許多國際人權/衛生組織,經常發出警告說,伊拉克許多水源不但髒,含有各種病菌,而且那些不髒的,也不一定能喝,因為它含有輻射性。原因就在於美國的貧鈾彈不偏不倚就常喜歡打在水源地帶。它的輻射殺傷力,隨著水源而更為擴散,特別是隨著底格里斯河(Tigris River)而擴散到整個伊拉克。

羅培茲說:

「自從第一次波斯灣戰爭以來,至少有 150 萬名伊拉克人死於禁運等非自然因素,其中有三分之一是五歲以下兒童。癌症和畸形以及種種罕見的疾病比率,以一種令人恐懼的速率急速增加。

許多伊拉克科學家研究指出,在伊拉克各地的水源,包括底格里斯河以及依靠它維生的農作物和魚類、肉類,都測出鈾 238 的高輻射劑量,特別是在南伊拉克。

至於美國自己所所做的研究,也同樣清楚指出貧鈾彈輻射性進入食物鏈和水源。貧鈾彈的半衰期(也就是輻射性衰退一半所需的時間)是 45 億年,如果不予以清除,它將持續危害各種類型的生命,直到連『時間』都停止的那一刻到來。」

所謂禍延子孫就是這樣。它不但大規模殺害生命,而且是永不停止的殺戮。

羅培茲的演講也指出,第一次波灣戰爭,美軍一共派遣 69 萬7 千名士兵攻擊伊拉克,其中卻有 25 萬人在返鄉後得了奇怪的病—波斯灣症候群。這 25 萬人之中,已經死了至少 8 千人。

All Pages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