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解構政治]

敵我二分及靖國神社專輯

All Pages |  1  |  2  |  3 

敵我二分

陳真 2005. 6. 15.


那些年紀太小,對黨外時代不明白的人,如果想知道當年的《青年戰士報》或《疾風雜誌社》那些「反共愛國人士」是什麼德性,那麼,看看現在的台灣日報,看看金恆煒就能明白了。我們應該記住這些人。若干年後,朝代變遷,他們或許又會講不一樣的話。

至於金美齡,的確始終如一,跟許世楷一樣,是老一輩留日學生,很早就在日本投入台獨運動。雖然我很不喜歡她的言行(但我喜歡許世楷),但金女士至少忠於自己的想法和偏見,而不是見風轉舵。

所謂偏見,我的意思是說,她並不是真的想建立台灣成為一個什麼主權獨立的國家,如果能和日本或美國統一,我看他們肯定會舉雙手贊成。像她這樣一種老台獨,據我了解,其思考原點是一種對中國「人」的厭惡或仇恨;就像有些人,一講到「外省人」就咬牙切齒。

他們並不是從「事情」上去考慮是非利害,而是從「種族」角度決定「是非」,簡單說就是反華—雖然他們自己大多也是華人,但卻認同另一種文化,主要就是美國或日本。

他們其實不該說是台獨人士,而該說是反華人士,因為某種教育或歷史經驗,對中國「人」有一種恨,而這個恨,當然主要是國民黨帶來的。

他們以「人」或「種族」因素來決定「是非」,敵我分明,只要是「我方」,一概是真理、正義、公理,只要是「敵人」那一邊,一概是邪惡和毒素。你會發現,跟這樣一種以「敵我」來思考問題的人,事實上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溝通。他們只會要你表態,選邊靠;凡是替敵人講話的,就是敵人,凡是嘴巴上喊什麼「本土」、「愛台灣」的,就是自己人。人間一切是非,萬法歸宗到敵我兩個選項上,由此決定對錯。思考邏輯就這麼簡單。

許多不必要的悲劇就是這麼來的。但我們該學習以普世原則來判定是非,而不是在不相干的種族因素上區分敵我。

====================
台灣日報 2005 / 06 / 15

【探針】高金素梅以「祖先」幽靈賺政治資本?◎金恆煒


演藝出身的立委高金素梅是靠原住民「血統」才得以問政,雖然文化水準不高,憑藉演技,又叫又喊又哭又鬧,倒也闖出名號,尤其善於利用「原住民」一貫的弱勢,頗有打死不賠的張狂。然而,真說到「原住民」,高金素梅可說「半路出家」,真說到「政治」,高金素梅恐怕連門都還沒有推開,到日本去號稱要到「靖國神社迎靈」,結果自己受辱不說,「迎靈」云云全成鬧劇。

政治人物要完成事功,不能像宗教家一樣,一條路跑到底,不問成效;以此質諸高金素梅,大概是陳義過高。因為高金素梅追求的恐怕不是「原住民」的「祖靈」,也不是真的要「迎靈」,更不必說像原住民的學者孫大川一樣,探討「高砂義勇隊的歷史意義」而深入原住民的「意識世界」。高金素梅的政治利益取向太明顯,甚至把「迎靈」都當成政治籌碼來操弄,最後能不能造就自己,大有可疑。

高金素梅此次到日本,是要出席爭取將原住民高砂義勇隊英靈迎回台灣供奉的終審審判。從2003年第一次向日本提出司法訴訟,數度敗訴,本月17日是日本法院終審召開的最後辯論庭,宣判後即定讞,案子結束。從目前發展來看,高金素梅勝訴的可能性不大,一旦失敗,原住民「迎靈」之路斷絕,高金素梅當然要為此失敗負起全責;這正是政治人物的「責任倫理」之所在,無論高金素梅懂不懂都難逃此咎。

「高砂義勇軍」是歷史悲劇,也是日本軍國主義下的「原住民」悲歌,所以涉及的是人道問題,也是法律及政治問題。更且,此一問題不只是台日兩國所特有,日韓兩政府就為此進行過多次的磋商。重點是,高金素梅決定採取「司法」手段,就是要在日本國內法下討公平,若而敗北,法律之路走窮了,從而也在政治磋商上樹起高牆,台灣政府真要與日政府討價還價,恐怕已立於必敗之地,連開口都難。

高金素梅表示,原住民多次要求靖國神社提供高砂義勇隊的名冊,都未獲回應。當然原因不只是這些要求的「原住民」有沒有「代表性」,而且,日本徵召高砂義勇軍共八回,很多都是自願的,其中不乏心懷「為國家出錢、出力是理所當然的」、「為國奉公」,參加第五回高砂義勇隊員的泰雅族人廖平山回憶說:「當我要……出征時,全部落為我舉行盛大送行會,……為了日本國、為了天皇,我決意立下功績。…」(文見孫大川<被迫讓渡的身體>,《當代》212、213兩期,2005年4月、5月號)這場官司之糾葛難打,於此可見。

高金素梅是不是為「原住民」討回公道、正義還是拿不幸「祖先」的幽靈祭旗?不只是原住民要挑戰,所有台灣人也要質疑。

===================
闖靖國神社惹爭議 金美齡批高金素梅作秀

【東森新聞報 記者林佳慧、吳嘉堡/日本報導】


立委高金素梅到日本參拜靖國神社,卻被限制行動,引起軒然大波,國策顧問金美齡14日晚間在日本開罵,她在接受東森新聞專訪的時候表示,高金素梅的舉動,根本是在演戲和作秀。

日本警方荷槍實彈,限制高金素梅一群人進入靖國神社,高金素梅委屈落淚,但看在旅日國策顧問金美齡的眼裡,很不以為然。

金美齡不只砲轟高金素梅根本就在演戲,還要高金素梅把歷史給搞清楚,她說,當年中國戰敗,把台灣割讓給日本,後來很多原住民參戰都是自願的。

高金素梅一趟參拜靖國神社的旅程意外變調,日本警方粗暴的舉動引起輿論批判,但國策顧問金美齡對這場衝突,顯然有不同的解讀。

================
台灣日報 2005 / 06 / 15

高金素梅是哪一國人?◎陳茂雄

高金素梅率幾個原住民赴日抗議,與日本警察起衝突,讓外交人員左右為難。外交人員的首要工作是保護自己國家的權益,再者是與當地國建立良好的關係,自己國家的國會議員與當地國的執法人員起衝突,若是依法依理又站不住腳,那簡直在找外交人員的麻煩。一般老百姓在日本的任何行為都由其本人負責,然而國會議員的行為會牽涉到兩國的關係。若是為了國家人民與外國起衝突,即使影響外交關係也屬正確的行為,若只為作秀,那真的太過分了。

若是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刻意破壞台灣與日本的關係,那更不能原諒。別忘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台灣或中華民國唯一的敵人,而全世界能夠幫台灣或中華民國抗拒敵人的只有美國與日本,破壞中華民國與美國或日本外交關係真正獲益者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高金素梅到日本抗議的內容有二:第一,她抗議小泉純一郎祭拜靖國神社,她認為此舉是違憲;第二,抗議台灣原住民為日本犧牲者入祀靖國神社。

All Pages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