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反帝]

你還相信 911嗎?(三)

陳真 2005. 9. 6.

《你還相信 911嗎?(一)&(二)》是兩年前寫的。就跟台灣的三一九槍案一樣,我那些言論,在當時似乎可以冠上一個「陰謀論」的污名,意味著那是一種非理性或非人性的憑空猜測或大膽推測,可是,時至今日,「正人君子」所「不屑」的這些所謂「陰謀論」,卻已成為一種民意「主流」。


台灣也是。319 槍擊案發生時,凡是質疑者就被冠上「沒有人性」的污名,大肆攻擊,努力表態,以示忠心,以示「理性」,以示「溫馨」。但是,不過才兩年,「相信」三一九官方版本的人只有 4 %,「接受」官方說法的只有15%,四成的人不信。

同樣地,在 911 發生的當下,恐怕沒有人會懷疑自導自演的可能。但時至今日,根據一個民調指出,將近一半(49%)的紐約人認為美國政府「事先知道911即將發生,但故意坐視其發生」(…had foreknowledge of Impending 9/11 Attacks and consciously failed to act.)。

無數的證據可以支持這樣的指控,如今該討論的,已經不是美國到底有沒有介入911,而是介入程度有多深。

經過一番稀奇古怪的官方「調查」,美國官方說法被迫承認所謂事先「毫不知情」的說法是錯的,他們現在改口說是那是一種「無能」(inefficiency),是無能導致911,而不是如半數紐約人所認為的「故意坐視其發生」。但相信此一官方說法的人,依然逐日遞減。

事實上,證據之充份,已經不需任何推測。所謂劫持飛機的「恐怖份子」,911之前幾年的一舉一動,美國情治單位摸得一清二楚,就連其它國家也都一清二楚。沒有理由這麼一群人居然能入境美國,而且還能同一時刻劫持四架飛機,一小時內如入無人之境,任意撞擊。用肚臍想一想,有可能嗎?

至於所謂「調查」,比諸台灣一點都不遜色:想調查的人被恐嚇,被威脅,被全力阻止,被抹黑成恐怖份子同路人;而那些所謂「無能」以致於導致911的官員或軍官,反倒沒有任何處分,而且還晉升獎勵,與台灣之獎勵319失職人員,如出一轍。我真不知道是台灣抄美國或美國抄台灣。

所謂官方調查,台灣美國都一樣,無異兒戲。但美國好歹承認事先有情報,包括其他國家的情治單位也都有各種相關情報提供給美國。情報內容包括以飛機當飛彈的攻擊計劃,包括至少五位劫機者的詳細動態等等。所有這些,美國及一些美國友好國家,如以色列,瞭若指掌,但美國官方一開始卻裝蒜說他什麼都不知道,說他連做夢也沒想到有這麼一個攻擊方式。

面對諸多鐵證,美國遮遮掩掩地承認或不否認,但卻改口說那是一種無能或疏忽。可是,如果是疏忽,那麼,你之前明明對這些人監控得滴水不漏,怎麼剛好到了911這一天卻因「疏忽」而統統忘了監控,甚至連護照失效還故意放水讓劫機者入境。

有個網站叫「911 truth」,有這麼一群人,其中包括一些學者,集合起來,企圖挑戰美國官方所謂「無能」的說法。這不但不是無能,而且是一種介入,至少是「故意讓它發生」。至於是否一手「自導自演」,沒有更多證據支持。


相關證據或資料,多到無法想像,不是我所講的這麼一些。比方說去年(2004. 4. 24)英國《獨立報》有篇文章,有位FBI的翻譯,出面指證說她看到一份機密文件,可以證明美國事先知道有這麼一個劫機攻擊計劃。

當然,這麼多證據或資料裏頭,其中有些我不信或存疑,有些則是不得不信。有興趣的請自行仔細研讀,如果你看了這些資料後,依然相信911,那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911 truth」這網站還會連到其他許多資料來源,請各位自己欣賞911 這齣戲是怎麼產生。

另外,我知道加拿大有位記者叫 Barrie Zwicker,他好像參與製作了一部紀錄片叫“Confronting the Evidence”,談的就是911。內容我沒機會看,但據側面了解,這片似乎擺明911是美國發展「反恐」大業的一個藉口。如果有人能找到這片子,歡迎向董事長密報,我想買一片來看看。

結論是:根本沒有什麼恐怖份子,恐怖份子是美國一心想「製造」出來的一種東西。有了他,才有辦法大展帝國鴻圖。

關心美國在911 事件中的介入程度,關心綠營如何自導自演319,關心所有這些事並不是吃飽太閒。我記得Chomsky最近曾提到一個數字,他說,根據某個官方評估,美國在未來十年內,本土遭受核彈攻擊的可能性大約 50 %。問題是,核彈不會莫名其妙掉到美國本土,除非你欺人太甚。也因此,制止或拆穿或至少關心這樣一些藉以大展鴻圖的政治操弄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都不希望看到它必然隨之而來的諸多可怕後果。這些後果,事實上也逐一呈現。

美國一直相信拳頭就是真理,認為只要把反對者統統殺死,他就贏了全世界。問題是,拳頭不是真理,拳頭只是由一個地獄帶向另一個地獄,無人能倖免。

也就是說,反戰不是他家的事,而是大家的事;反美也絕不是看美國人不順眼,我們只是反對他的武力擴張策略,以武力做為一種賺錢工具,以武力做為一種遂行己意的憑藉。這種橫行霸道的作法不可能成功,除非如一行禪師所說,「除非你把所有人都殺死」。因為人心總是厭惡不義,你用不義手段殺害一個人,只會激起更多人反對你,直到互相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