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非評論]

生命的美好//朱力亞:我有一個夢想(一)

生命的美好

陳真 2005. 9. 20.


《南方人物周刊》這個採訪,全文或許比這更長,但我只找到這些。為了閱讀方便,我給分了五段。希望該周刊萬一看到我之「轉載」,可別介意。另外,朱力亞的e-mail是:juliadreams82905@yahoo.com.cn

朱力亞的許多話,深深感動我。她講得很對,愛滋病人需要的是理解和尊重,而不是憐憫。多活幾年或少活幾年,在我看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被眾人誤解與排擠,卻很痛苦。也許是因為我自己的生命也一直有著這樣的孤獨,所以特別能感同身受,彷彿她們是一種知己或天使,就住在我心靈深處,知道我生命的來龍去脈。

也許世上有那麼一種理解力,一種對不同生命形式的特殊理解力,一種和所謂「藝術」有關的敏感,是在極度的孤單、無助和痛苦甚至絕望中誕生。

朱力亞說,她已死過一次,現在正重新活過來,她想「背水一戰」。她說,她似乎發現,她的敵人不是病毒,不是人言,而是她自己。她在日記中寫道:「我以前只知道趕路,卻忘了去欣賞沿途的風景,而我現在開始學會去欣賞沿途風景,享受生命的美好。」

=================================

朱力亞:我有一個夢想(一)

國內唯一公開病情的艾滋女大學生朱力亞(一)

《南方人物周刊》採訪

文《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江華
日期:2005. 6月(?)


朱在2005年4月25日的日記中寫道:以前只知道趕路,卻忘了去欣賞沿途的風景,而我現在開始學會去欣賞沿途的風景,去享受生命的美好。我珍惜我的每一天,珍惜生活中的一草一木。其實我現在沒什麼顧忌了。如果講我的故事,得到的只是同情和憐憫,這是我拒絕的。我需要人們對我的勇氣和魅力的尊重。事實上,我要有面對生命的勇氣。但我很難面對自己。說實話,我最大的敵人不是病毒,是自己。

chu-3.jpg

(朱力亞)

她清晰地知道,自己和其他病人需要什麼。她說,艾滋病感染者,一定要建立一個組織,他們不僅僅需要物質,精神的給予最重要。“如果他感覺這個世界很冷酷,這個世界很排斥他的話,就會有變態的心理,甚至你這麼看低我,我就要故意傳染給你。像有些小姐,她知道自己有,故意去傳染給別人,如果要去喚醒這些人,應該成立一個組織。”

“我相信,有人在看到我的故事後,會有所感悟,會對行為和思想有所修正。無論是濮存昕做了什麼,國務院發言人說了什麼,那都是非常虛的,我給他們的感受才是最真切的。”朱說。

朱認為,她沒有把握好自己,踏入了生命的死胡同,不抱怨。因為這是自己的選擇,就算全世界都抛棄了你,你也不能抛棄自己。她希望大學裏頭普及性教育。大一大二可以不開,大三大四健康教育這門課一定要開。她甚至希望,在中學就普及性教育。

“知道自己得病後,從來不去計算自己失去了多少,而是數自己還剩下多少日子。就那麼多時間了,找也找不回來。應該是考慮自己該如何做的時候了。”

“關愛自己生命的是人,關愛別人生命的是神。也許我可以做一個神。”朱說。

朱仍然在那個小城裏從事教育工作,學校是她永遠懷念的地方;她惟一感到抱歉的是,不能夠為父母親建設一種讓他們自豪的生活。

“不論如何,這一步我要走出來。”

朱在盼望著這樣的日子:

“我有一個夢想,夢想我重新快樂。夢想我們的國人,像對待感冒和癌症患者一樣,對待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