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其他]

我愛動物的一千個理由No. 3.

陳真 2005. 9. 26


因為牠們是活的,身上有一種「溫度」。

難道有什麼生命是死的?沒錯。許多人就是這樣,雖生猶死,表面上好像很活躍,很輝煌,但其實只是一個假人、死人,沒有呼吸心跳,身體冰涼。就跟塑膠花一樣,乍看是花,仔細一看是假的,少了溫度。

「溫度」不是來自話語,不是來自肉體,不是來自行為,不是來自世上一切,而是來自一個大寫的「你」跟這一切的關係。

人常自詡比其他動物「高級」,因為我們會講話。不但會講話,菁英們還會「論述」呢。會講話很好,但重要的不是話,不是命題本身,而是你和命題之間的關係;是這層關係,使得冰涼的命題有了溫度。沒有了這層關係,那我不知道什麼叫「講話」?如果這也叫講話,那我的電腦不但會講話,還會唱歌呢。

齊克果說,有個精神病人從拘留所逃出,怕被人識破,心想應該講出正確命題,於是逢人就說:「砰!地球是圓的!」「砰!地球是圓的!」「砰!地球是圓的!」

地球是圓的或許是個正確命題,但重要的不是命題正確或漂亮與否,重要的是你跟命題的關係。

動物雖然不會像我們那樣寫東西或講話來表達世界,但牠跟世界仍然有一種關係,這關係是熱的、真實的(authentic)、有溫度的(passionate)。當一頭獅子要咬你,牠就是要咬你,不要懷疑,牠絕不是為了選舉,也不是為了某種社會形象。

當一隻狗對你搖尾巴,在你身上磨蹭,那意味著牠喜歡你;你不用擔心牠只是在跟你搞社交。簡單說就是,牠是真的,因為牠身上有一種「溫度」,一種熱情。

meandadog00002.jpg

(2004. 5. 25. 學姐的手。董事長攝於坎城影展頒獎會場。)

It says that wisdom is all cold; and that you can no more use it for setting your life to rights than you can forge iron when it is cold.—Wittgenstein.(所謂智慧是冰涼的,你沒辦法拿它搞定你的生命,就好像當鐵是涼的時,沒辦法煉鐵一樣。--維根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