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立即行動]

星巴克只賣咖啡嗎?

All Pages |  1  |  2 

陳真 2005 11. 24.


starbucks2.jpg

(星巴克只賣咖啡嗎?)

星巴克是咖啡店嗎?我還以為是什麼反恐俱樂部或軍火貿易中心。還好我有趕上「龍應台」熱,要不是讀過她的大作,我還真的不知道星巴克是什麼碗糕。學姐說英國也有,真的嗎?我怎麼從來沒看過。第一次見到星巴克是今年十一月六號,地點在台北捷運古亭站,阿忠一夥人在那集合「苦行」,聲援「樂生」。(聽說後來遭星巴克員工驅逐。)

起初聽到有個「星」字,馬上聯想到星際大戰,想必和軍火貿易有關;進一步聽聞該企業一些敗行劣跡(星巴克認為那些是「光榮事蹟」),更加深我的誤會。馬的,後來才知道,原來只是一家咖啡店,但被龍應台講得好像什麼「溫馨的家」一樣,甚至還拿過去反對運動人士經常聚集的「紫藤廬」與之相類比。「紫藤廬」沒去按鈴申告毀謗,真是有修養。

飽受半票讀者歡迎、以傳播西方「文明」為己任、向來自我滿意度超高的龍應台這麼說:「我喜歡在Starbucks(陳真按:星巴克的洋名)買咖啡。不見得因為它的咖啡特別好,而是因為,你還沒進去就熟悉它的一切了。你也許在耶路撒冷,也許在倫敦,在北京,或者香港,突然下起冷雨來,遠遠看見下一個街角閃著熟悉的燈,你就知道在那裡可以點一大杯拿鐵咖啡加一個bagel麵包,雖然這是一個陌生的城市。」

我總覺得,似乎只要是龍應台歌頌或讚許的人事物,一般只要把它倒過來理解,似乎就是真理。她講得太溫馨太正面了,這跟我對星巴克的印象和理解不太一樣。這家咖啡巨人,生意很好,賣了很多咖啡,賺翻了,全球有五千家分店,光是台北一地據說就有五、六十家。能賣出這麼多咖啡真的很厲害,簡直經營之神!但人們因它而灑下的鮮血,卻恐怕不少於它所賣出的咖啡。

跟麥當勞一樣,這類跨國企業向來喜歡控告批評者。我這樣的評語是會挨告的,但我既與之無冤無仇,之所以這麼講,自然有相當的根據。

Howard Shultz, Chairman of Starbucks.jpg

(Howard Shultz,星巴克老闆)

星巴克老闆叫 Howard Shultz,美籍猶太人,是個十分積極的挺美、挺以色列人士【見圖】,出錢出力,挺得太出色了,1998年 8月 27日,以色列有個國際性團體,旨在推廣猶太人思想的一個基金會叫“Jerusalem Fund of Aish HaTorah”,頒給星巴克一個五十周年大獎叫“"The Israel 50th Anniversary Friend of Zion Tribute Award”,公開表揚它對美以關係的巨大貢獻。

這基金會之成立宗旨,立意良善,但是,傑寧難民營(Jenin)屠殺事件的劊子手、安南公開點名的戰犯罪嫌Shaul Mofaz將軍(以色列陸軍參謀長、國防部長),之後舉辦了一個軍火貿易展,金主之一卻是該基金會。軍火貿易展主席Mofaz將軍說,他們「旨在加強以色列和歐美軍火工業的重要聯結,展示以色列最新軍火研發。」該基金會並同時從事各種文宣工作,支持以色列非法佔領巴勒斯坦。

starbucks-awards-before.jpg

(星巴克榮獲「挺以色列五十周年」大獎,為「善」不欲人知,偷偷從網站移除。)


星巴克獲得這個大獎很得意,把這項「榮耀」登在網站上【見圖】。後來,當人們開始發起抵制星巴克的活動時,星巴克就偷偷把這「榮耀」從網站上移除。

不但得大獎,星巴克對以色列的積極相挺,仍然持續獲得以色列官方的公開表揚。在舉世一片抵制以色列的潮流中(規模就跟當年抵制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差不多),有些大學,甚至不敢或不願與以色列的學術機構有所牽扯,視為一種恥辱,或者怕引來爭議與抵制。而星巴克卻十分大無畏,以此為榮耀。

跟美國的關係也一樣。當阿富汗遭美軍入侵,變成人間煉獄之時,世人大多譴責美國之鐵蹄蹂躪與任意殘害人權,但星巴克卻反而熱情地捐了一家分店,專門提供給阿富汗的美軍享用,說要帶給他們「一種回家的感覺」。很溫馨吧。並且在這家阿富汗唯一分店門口,掛上星巴旗,寫著「為君服務,與有榮焉。」【見圖】


starbucks-afghanistan1.jpg

(駐阿富汗美軍對星巴克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謝)

starbucks-afghanistan2.jpg

(星巴克說:為君服務,與有榮焉。)

近兩三年,接連傑寧和那不勒斯(Nablus)等地廣受國際矚目的屠殺事件後,星巴克總裁不但不譴責以色列之殘暴,反倒譴責巴勒斯坦人搞恐怖主義,呼籲世人不該坐視,該起而行動,做為以色列堅強後盾,並贊助一些反恐團體,比如“bowl4israel”。“bowl4israel”的官方網站把星巴克列為唯一贊助者,這項贊助訊息,在人們發起抵制後,同樣神祕地從網站上消失。

與星巴克友好之相關團體如Israel Emergency Solidarity Fund,他們說要透過教育,教導以色列人正確認識衝突雙方,並幫助恐怖行動的受害者(其中一些是執行侵略勤務的以色列軍人),但他們竟發出像底下這樣一種抹黑巴勒斯坦人的廣告,把反抗者描述成喜歡殺嬰兒、殺小孩的所謂恐怖份子。【見圖】這叫做「正確認識」嗎?

israel-emergency-solidarity.jpg

(圖片文字:當世人仍感納悶巴勒斯坦人的終極目標到底是什麼時?不妨看看他們瞄準的對象就知道答案了。)

總之,這位星巴克總裁的道德感,跟我們似乎不太一樣,他把中東的衝突,歸咎於一種反猶太人的恐怖陰謀。至於侵略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反恐」大業,星巴克更是毫無羞赧地大力支持。

比方說,去年(2004)十一月九號,星巴克執行長Jim Donald宣佈提供五萬磅全豆咖啡給駐紮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軍免費享用。Donald說:「支持美國在海外各地軍隊是很重要的,我們已經表達了這樣的支持。」他並且對八十名星巴克員工投效美軍侵略伊拉克,感到光榮;藉著咖啡之香醇,他們要讓這些海外的美軍,「有一種回家的感覺」(Bring a bit of home to overseas troops)。

面對抗議聲浪,於2004年和星巴克訂下捐助合同的Oxfam(中文叫樂施會),原本同意每年接受星巴克十萬英鎊的捐款(六百萬台幣),今年(2005)2月 28 日公開宣佈中止這項計劃,拒絕接受星巴克捐款,希望讓人道救援能盡量維持一種基本的政治中立。

All Pages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