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授權協議: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首頁 [解構政治]

給「台灣長老教會」的一封公開信

陳真/李鑑慧 1999. 10. 1.
原載南方電子報


公開信前言:

這封信寫了四個多月,只寄給長老教會機關報《台灣教會公報》,他們沒有登,也沒有任何回應,這我們不介意,因為我們當初本就不願對「外界」太過於公開,怕讓長老教會遭受不必要的誤解和傷害。但是,四個多月來,我們慢慢發現,這個顧慮顯然是多餘的。

因為,長老教會似乎已經「強壯」得像個巨人,「偉大」得如公報所經常自稱的「先知」,我們兩位普通人,如何可能「傷害」得了巨人和先知?所以,我們決定要以自己私人的「小眾傳播」方式「公開」這封信。

觀察這四個多月來,長老教會所屬系統(包括「公報」等等)之「配合」總統選舉的種種作為,甚至讓我們懷疑寫這樣一封公開信,是否都已經是多餘的了。

必須一提的是,本信寫就多時,內容有點「脫節」,但我們不想再補寫更為「變本加厲」的現象,因為現象本身只是枝節,不是重點;我們並不是要指責任何特定個人或特定行為,而只是希望長老教會能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曾經『正義』的,並不保證永遠是『正義』。」

長老教會本身是不是「迷失」了,其實也不是我們所關心的,我們想說的只有一句話:「看在蒼天份上,放台灣一條生路吧!」

本文:

要談長老教會或其公報的「好」,恐怕需要較長篇幅,略過不提,但要談它的「問題」,卻比較容易,只是,礙於長久以來和長老教會及公報的良好淵源,使我們一直隱忍不發。

在徐敏雄先生投書(公報2482期第14版)出現前,做為《教會公報》的長期讀者,我們就想寫一些和他類似的看法,簡單說就是:「在政治實務上,教會公報有失公平報導原則。」但很遺憾,《公報》斷然否認了徐先生的批評(同上出處)。

「平衡報導」 是世俗遊戲規則之一,當然不是什麼「真理」,《公報》做為長老教會機關報,有其宗教屬性,大可超越,不理人世規矩。但是,一個宗教機構之是否「言行一致」,事涉信仰,卻不能不理。如果《公報》確實認同「平衡報導原則」,就應切實遵守,而不是講一套做一套。

即使現實政治人事物仍如往昔一般「好壞二分」,清清楚楚,即使真的是這樣,那麼,一面倒地捧「好人好事好黨」(真的好嗎?),同時又一面倒地「罵壞人壞事壞黨」(真的壞嗎?),也絕不是一種「正義」。更何況,多元社會裏,哪個政黨或政治人物或政治事件,是好是壞實在很難講。而且,以教會屬性,一面倒地為現實政治人事物、甚至為特定候選人背書、歌頌,不會太冒險了一點嗎?

「愛台灣」,似乎快變成一種可怕的咒語(至少我們有這種強烈感覺),昔日被壓迫的,已經逐漸在「學習」如何壓迫人(而且好像還「學」得蠻快的)。其實,「愛台灣」有無「意義」(make sense),如何才算「愛」?等等,都是「有問題的」(problematic),而不是一種理所當然、顯而易見的「真理」。長老教會在信仰之外,實在無需再擁抱這樣一個容易被拿來壓迫少數一方的曖昧唯心口號。

「統獨」和「愛台灣」,在概念上是完全不相干的兩件事。掌握權勢的「有力者」,永遠會把自己的任何行為「連結」到偉大口號上。歷史上有哪一場戰爭或侵略屠殺不是以「愛」或「正義」之名?蔣家過去幾時又講過它不愛台灣?誰會笨到擺明就是要幹壞事?《公報》經常宣示 「要為無力者、為愛台灣的行動發聲」,問題是:誰來「決定」哪些行動是「愛台灣」?難道不是只有「有力者」才有這個「定義權」嗎?

台灣社會該管的不管,似乎只要有力有錢,儘可為所欲為,不但山林可以任意挖,連人可以當奴隸使用;但是,不該管的卻拼命想管。如今各路「有力人士」居然想管起眾人心靈狀態的「正確性」來,一下什麼「心靈改革」,一下又是「愛台灣」,為害之烈,恐怕遠勝沒有人當真的「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口號。

尤有甚者,在這個口號下,往往動輒歧視中國人之貧窮,侮辱中華文化,這種行徑,令人尤為不齒。

以為「台獨」、「本土」、「自稱台灣人」就「必然」是「愛台灣」,根本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妄想,只是挑起人際之間無謂的衝突與憤恨。即使那些行為真的就叫做「愛台灣」,那麼,「不想愛台灣」或不想「以『這種』方式愛台灣」的人,也應該永遠都能保有同樣愉悅的自由而不會被「另眼相看」,更完全不需要被任何人「容忍」,因為這根本沒有錯。

如果我們真的想「愛台灣」,那最好就是讓台灣成為一個任何人都可以絲毫不畏懼地喊「我不愛台灣」的地方。

「概念」和「實務」是兩個不同「層次」的東西,就好比說一個經濟學家在現實生活上不一定要很會「殺價」一樣,不應混淆這兩個不同層面,不應把一些概念性的東西變成一種口號,變成一種行為指南。

我們對長老教會的具體建議是這樣:

「《教會公報》或長老教會本身,應多談『信仰概念』,盡量謹慎地在『政治實務』上做出評斷與指導,要相信人們自己做決定的智慧以及承擔錯誤的能力和勇氣,永遠不要想當眾人現實世界的『思想或道德導師』,不要鼓吹任何曖昧口號,比如『愛台灣』。這些口號都是很危險的。」

生活極度忙碌而單純,三更燈火五更雞,我們不是吃飽沒事亂寫心得建言。出於過去經歷,我們的朋友大部份是「目前」屬於「愛台灣」這一邊的。此信一公開,不知又要招惹多少誤解。但是,我們還是想說:「如果『愛台灣』就是『多壓少、強欺弱、獨斷反智、道德狂熱、敵我二分』這麼一回事,我們要用生命去抵抗『愛台灣』這件事!」。

天災難抗,人禍可免。肺腑忠言,盼深思。

陳真/李鑑慧 敬上1999. 1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