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留言須知:姓名和Email為必填,但是Email並不會顯示在網站上以避免垃圾郵件的攻擊。

留言時按enter空行,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2005年5月29日以前的留言】
陳真 | 2005.09.22 12:06 | #

希望他能活著回來…

=======================

李敖清大復旦演講恐生變

北大開講: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

蘋果日報 2005. 9. 22.


【綜合報導】立委李敖在中國的第一場演講,昨在北京大學登場,他以「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方式,迂迴突破中國的言論尺度,多次引述毛澤東的話說:「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贏得現場如雷掌聲,卻也令到場的國台辦官員冷汗直流。由於李敖演講內容辛辣,中國媒體幾乎隻字不提他的演講內容,晚上更傳出清大、復旦的兩場演講可能生變。李敖在記者詢問時笑著說:「我不在乎,我早已習慣被封殺。」

言詞犀利

李敖昨天這場演講吸引了爆滿的聽眾,由於北大辦公樓禮堂只能容納五百多人,許多師生擠不進禮堂,只能隔著玻璃窗高喊:「敖哥好。」氣氛熱烈,反映出李敖在中國的超人氣。

掌聲如雷 記者難下筆

李敖一進入演講主題就說,他罵過國民黨,罵過民進黨,罵過老美,也罵過小日本,很多人不懷好意,等著看他會不會罵共產黨?李敖技巧的先讚美共產黨和國民黨打倒北洋軍閥,接著拿出《毛語錄》朗讀說:「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台下的北大師生報以熱烈掌聲,但近百名中國記者卻面有難色,不知如何下筆報導這場演講。不過李敖隨後改口說:「共產黨到今天還存在,我願意它存在一千年……共產黨總說要為人民服務,我們就是人民,讓它為我們服務。」

李敖指出,共產黨過去也談自由主義,他隨手翻開《毛澤東文集》唸了一段:「那些罵我們的,我們也要養起來,讓他們罵,罵得無理,我們反駁,罵得有理,我們接受,這對黨、對人民、對社會主義比較有利。」

言論自由 噴完就沒事

李敖還說:「言論開放以後,是火山一樣的噴火口,讓它噴出去,言論自由就像看A片、看小電影一樣,讓他講了,讓他罵了,讓他說了,老虎屁股讓他摸了,就沒什麼了不起。」李敖也說:「共產黨不喜歡笑,共產黨太嚴肅,人家說,你到大陸來要不要看長城,我說我可能沒上長城,先進了秦城監獄。 」

李敖接著以自己為例,說明言論自由不該禁。他拿出一張比自己還高的查禁理由書捲軸說,他寫過一百多本書,有九十六本被查禁,只好魚目混珠,擺在地攤和黃色書刊一起賣。李敖笑稱:「我的讀者很多本來是要買黃色書刊,買錯了,就變成我的讀者。」

向來百無禁忌的李敖在演講中也不留餘地,拿「北大未鋪紅地毯」的話題,挖苦牽線安排此趟中國行的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雖是玩笑話,卻令劉長樂頻頻擦汗。

李敖更嚴詞抨擊「現在的北大太孬」,並舉前北大校長馬寅初為了人口問題與毛澤東激辯而遭批鬥為例,認為這才是真正「北大精神」,此話令坐在台上的北大黨委書記閔惟方臉色鐵青,演講結束後,甚至忘了上前總結。

掌聲31次 少連戰9次

李敖的長女李文則認為,李敖太過緊張,她說:「我給他八點八分,在台灣他可能會發揮得比較自然一點。」中國媒體則暗批李敖,聲稱李敖得到三十一次掌聲,輸給連戰的四十次。而全程聽講的國台辦副主任王在希、國台辦發言人李維一等官員表示:「我們只是一般聽眾。」就匆匆離開會場,不願置評。

李敖精采語錄

馬英九幹錯行了

馬英九長了一個好臉蛋,我認為馬英九幹錯行了,他應該去演個電影或者做歌星都比較好,至少變個大色狼也比較好。

言論自由像A片

言論自由像看A片、看小電影一樣,讓他講了,讓他罵了,讓他說了,老虎屁股讓他摸了,沒什麼了不起。

連戰「吹台青」唬弄你們

台灣要靠混,靠吹牛,又是青年人混,連戰就是這種人。他可以唬弄你們,至少前一陣子唬弄你們。

現在北大太孬了

那個時候(北洋軍閥時代)北大怎麼樣對待政府,教育部公文來了退回不看,北大多狠,教育部錢來了,收進來了。現在的北大太孬了。

讓共產黨為我們服務

共產黨講兩手策略,一手是軟的,一手是硬的。我們抱住它,共產黨願意為人民服務嗎?我們就是人民,讓它為我們服務。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報你知

秦城監獄專囚異議人士

秦城監獄位於北京市北郊昌平區小湯山附近,1958年興建,在此關押的都是中國當局最重要的囚犯。最早是關押國共內戰被俘的國民黨軍隊少將以上人員,文革期間,秦城監獄成為整肅異己的工具,1981年毛澤東妻子江青也囚於此地。文革平反後,開始關押魏京生等異議人士。1989年天安門事件爆發,參加學運的學生被捕後大多進了秦城,估計有200多人。

(Spam: 0%)
陳真 | 2005.09.22 09:48 | #

中廣新聞網 2005 / 09 / 22 (星期四)

震撼教育!李敖在北大演說:言論自由像A片 火山噴完就沒事

向來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李敖,昨天在北京大學大談言論自由。他數度引用毛澤東、周恩來的談話,說自己是「打著紅旗反紅旗」,認為毛澤東是支持言論自由的,只是後來共產黨把毛主席、周總理的話給緊縮了。

另外李敖也比喻,開放言論自由就像北歐當年的性開放,不僅不會傷風敗俗,還能降低性犯罪率。李敖形容,「老虎屁股摸過之後,會發現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就像火山爆發完之後就沒事了,暗示中共當局,「主政者應該要知道這個道理」。

為高素質的北大師生解釋什麼是言論自由,李敖拿色情A片當作比方,認為只要敢開放,其實沒什麼好害怕的:「瑞典的統計數字告訴我們,強姦犯減少16%,偷窺狂減少80%,當你開放了小電影之後,大家整天看、稀鬆平常,反正沒事兒了,言論自由本身就是這麼個玩意兒。」李敖說,言論自由就像是老虎屁股:「有些言論開放了以後,像是火山一樣的噴火口,讓他噴出去。言論自由就像是看小電影兒、看A片一樣,讓他講了、讓他罵了、讓他說了,老虎屁股讓他摸了,沒什麼了不起。我認為這是今天我們國家領導人最應該知道的一點,可是他們今天知不知道?還不知道!」

李敖的妙語如珠,讓北大學生笑聲不斷,也掌聲不斷,李敖也趁機開開北大校長和主任的玩笑,發現這些領導聽了他的勁爆演講卻蹦著一張臉笑不出來。美聯社今天報導了李敖在北大演講的消息和演講的大致內容。美聯社說,李敖向來敢講敢罵,不怕得罪權勢,這次中共同意鳳凰台邀請李敖到大陸活動演講,本身就是一個冒險。

(Spam: 0%)
陳真 | 2005.09.22 09:45 | #

有這麼嚴重嗎? 這樣的言論就要查禁? 可憐的大陸同胞.

但我看鳳凰這幾天,都是李敖的新聞,包括 "世紀大講堂" 以及 "魯豫有約",會播出他的演講及專訪.

董事長將來是準備要回歸祖國的,但這個祖國好像有點...

陳真

=======================
聯合新聞網 2005 / 09 / 22


北大演講》勁爆李敖 驚動中共

【聯合新聞網 特派記者陳東旭/北京報導】


立法委員李敖昨天在北京大學演講,以「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方式,引用毛澤東、周恩來等前中共領導人的話,高談言論自由,左批當局,右諷北大,並鼓勵學生運用智慧爭取言論自由。

李敖的演講讓現場的師生笑聲不斷,氣氛熱烈,有人鼓掌到手心透紅。

他的演講內容,事前保密到家;昨天發表後,果然不改李敖風格,也因而觸動大陸的禁忌,受到中央宣傳部和國台辦(新聞、網站)嚴重關切。李敖暗諷共產黨、提倡自由主義、與學生對答等敏感內容,昨天下午已被禁止播出。

新華社、中新社報導他在北大的行程和演講內容時,只輕輕帶過;就連邀請李敖的主辦單位鳳凰衛視,後來也從網站上主動刪除原有的演講全文。

中共中台辦副主任王在希等官員,昨天都到北大聽李敖的演講。演講一結束,王在希等人即神色匆匆進入貴賓室,與有關人員溝通。國台辦也透過管道找尋李敖的錄音帶回去研究。

鳳凰衛視高層昨晚緊急會商,但仍對外宣布,李敖明天的清華大學演講照常進行。李敖被記者問到清大的演講是否會取消時說,「清大丟不起這人。我不相信!」

李敖將自己被查禁的九十六本書的書名、查禁號碼等資料,洋洋灑灑登錄在長長的紙上,他將卷軸高高舉起並散開展示,說明爭取言論自由的過程。李敖說,「玩言論自由你們玩不過我,玩革命你們玩不過坦克車」。

對於敏感的六四(新聞、網站)民運,李敖沒有直接的評論,但他旁徵博引國外例子,包括一九三二年及一九七○年的美國、一九五三年的德國、一九五六年的匈牙利,都曾爆發群眾活動引發政府開槍,「我們為什麼那麼笨呢?為什麼要逼政府開槍?」他說,全世界的任何政府,在這個時候都是王八蛋。人民要反省,看看有沒有什麼聰明的方法。

由於演講內容勁爆,坐在台上的北大校黨委書記閔維方、副校長吳志攀,及台下的國台辦官員,神情十分嚴肅,和聽眾席傳來的陣陣笑聲和掌聲形成強烈對比。

(Spam: 0%)
陳真 | 2005.09.22 09:12 | #

啊~真的嗎? 還刪稿啊?

這連結我也給附上了,但我自己看不到.5555...

岳弘貼的這篇,我再另外找時間整理到台前,這篇我是 20 多年前在千秋評論讀到的.

(Spam: 0%)
qegg | 2005.09.22 09:03 | #


聯合報的講稿版本好像也刪掉了些'葷'笑話
在大陸的某論壇上看到有在線視頻,錯過的人可以連連看。

http://bbmedia.qq.com/media/news/200509/0921liaobeida1.wmv

(Spam: 0%)
陳真 | 2005.09.22 04:56 | #

多謝良哲,我也正在找這演講說. 給貼到台前了.

(Spam: 0%)
柳春春阿忠 | 2005.09.19 22:26 | #

謝謝。呵呵。

(Spam: 0%)
陳真 | 2005.09.19 10:01 | #

阿忠的行動網頁改至: http://blog.yam.com/ccc1969/

歡迎各位全程參與行走或是中途加入,請寫信給阿忠: ccc1969@ms9.hinet.net

或去電02-82017114+0968385408

(Spam: 0%)
陳真 | 2005.09.18 01:12 | #

阿忠看這裏:


本來是要去你的網上留言,但一遇到要登錄的,我就頭大了...所以就留在這裏。我只是要說:保重。

另外,我寫了一篇《九七紀念日》,紀念我的一個頓悟的日子(我是2005. 9. 7 悟道的),但因為太過於灰色(近乎無色),怕又帶來一種剛好相反的誤解或做形而下解,所以不貼。不過,不貼主要是因為它太瑣碎,它只是我一個人的事,一種自私之道,毫無社會價值,所以還是不貼。

不貼就不貼,不貼還提起是因為你,還有楊儒門,讓我不好意思貼這種自私自利的文字。

我知道我們想的,其實差不多,就像火車站,一個南站出口,一個北站出口,但有些人可能會只讀文字表面,誤以為這是指「兩個」火車站。

人在遠鄉,肉身無法追隨,願我的分身,與你長相左右。阿門。

陳真 2005. 9. 17.(悟道十天)

(Spam: 0%)
許岳弘 | 2005.09.14 10:44 | #

楊儒門短箋,言真意切,予人勇氣!
====
由不自由的自由到自由的不自由

李敖

二十年前,在臺大文學院印度近代史的課堂上,一位風度翩翩的年輕老師,要學生繳出筆記,給他看看。全班都繳了筆記,可是一個學生卻繳不出來。老師問他:“你怎麼沒有筆記?”這個學生說:“筆記是中學生抄的,大學生不抄筆記。”

這位老師有雅量欣賞這個特立獨行的學生,他給了這個學生最高評分。

這位老師,就是國民黨員吳俊才先生;這個學生,就是“黨外人士”--我。

一般情形是,師生緣份,都隨走出校門而結束,但像吳俊才先生那樣繼續幫助學生的老師,卻很少有,一如像我這樣繼續研究老師著作的學生也很少有一樣。

吳俊才先生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住在普通公寓裡,很窮;我現坐“黨外人士”冷板凳第一把交椅,住在吳老師家前面豪華大廈裡,很闊。我因為經年累月不下樓,大隱於市;又因為水深浪闊,不願給吳老師不方便,所以一直疏於禮數,不去看他。去年他禮賢下士,大駕光臨,我說:“古人‘天涯若比鄰’,老師和我,卻‘比鄰若天涯’!”吳老師太熟悉我那一套,他不見怪。

吳俊才先生學者、專家,尤精於印度史,受了他的啟迪,我對印度史也小有研究。我由“大作家”變成“大坐牢家”的時候,看書無算。其中一部大書,就是看了又看的吳老師名著--《甘地與現代印度》。這部大書功力極深,有志之士,人人該看,只可惜交由一家不太會搞宣傳的書局出版,並沒有引起應有的注意。

因為我在牢裡讀這部書,最引起我注意的,是甘地的監獄生活。據我統計,甘地共坐了兩千三百三十八天的牢,他失掉身體自由的時間,從廣義說,比我要短。但他是先進,先進的坐牢哲學,閑來無事,倒也不妨研究研究。

不料一研究之下,使我得到了新境界。

甘地有著偉大的精神力量,愛因斯坦說:“後代子孫很難相信這世界上曾經走過這樣一位血肉之軀”。(Generations to come will scarce believe that such a one as this ever in flesh and blood walked upon this earth。這是對甘地最高明的描繪。甘地思想的精華是他的“不合作主義”(satyagraha),不合作主義的形成,部份來自《湖濱散記》的作者梭羅。梭羅坐牢的時候,他說他“從不曾想到我是給關起來了,高牆實在等於浪費材料。……他們根本不知道如何對付我。……他們總以為我唯一目的是想站到牆外面。每在我沉思的時候,看守那種緊張樣子,真叫人好笑。他們那裡知道纔一轉身,我就毫無阻擋的跟著出去了。……”

梭羅當然不會小說中穿牆透壁的功夫,他這種來去自如,是指觀念上的解脫,觀念上“從不曾想到我是給關起來了”。他雖然身在兩坪之內,但卻心在六合之外,神遊四海,志馳八方,就像拉夫瑞斯(Richard Lovelace)在牢裡寫詩給情人一樣。

甘地師承了梭羅的不合作主義,也師承了梭羅的坐牢哲學。甘地說志士仁人--
“在獄中,他所受到的苦,實比平日受的苦要少得多;在獄中,他也只需要聽獄吏一人的命令,而不像平日要受許多人的支配;在那裡,他更不必擔心一日三餐,也用不著自己燒飯,政府會照顧一切,如果有病,更可免費治療;在那裡,他有足夠的操作,藉以鍛煉體格,許多壞的習慣也可以改過。他的靈魂是自由的。他可有充分的時間祈禱。肉體雖被拘禁,靈魂並未桎梏。反而他的日常生活也可以訓練成更有規律,因為自有人來督促。這樣來體驗獄中生活,他會感覺自己是自由的。假如有任何不幸遭遇或被獄囚虐待,那他正可學習堅忍,讓他得到一個樂於自制的機會。持這種看法的人,當然會將入獄的事看為幸運。因此問題的關鍵,還在一個人自己和他所持的心理狀態,來決定是否入獄乃繫幸運。”(《甘地與現代印度》上冊頁九一)這段話的關鍵是強烈的唯心論,它告訴人們,所謂的自由與不自由,“問題的關鍵,還在一個人自己和他所持的心理狀態”,你心裡覺得自由,自由就在;你心裡覺得不自由,桎梏就在。甘地本人前後入獄五次,他這種觀念,也一再宣示,例如他說:“我現在成了自由的人了,我的身體已被他們看管。一天諾拉迭法案沒有撤銷,我一天不得自由,可是現在他們逮捕了我,卻給了我自由。現在輪到該是你們采取行動的時候。”(同上。頁二六四)他又說:“……朋友們不需要惦掛著我。我覺得自己像一隻快樂的小鳥,在這兒所能做的並不比外間少。我留居在此,對我有如入校。”(同上。中冊頁一四三--一四四)……甘地這些坐牢哲學,基礎都在他的偉大的精神力量,有這種力量的人,他會感到 “逮捕了我,卻給了我自由。”這種自由,我把它叫做“不自由的自由”。這種自由的爐火純青,就“覺得自己像一隻快樂的小鳥”,若不到火候,就隻像駱賓王那樣“在獄詠蟬”了,--鳥在外面的人,是不會快樂的。

不自由中有自由,這麼說來,是不是自由以後,出獄以後,就更自由了,從此沒有不自由了呢?

這可未必。

哲學家斯賓塞說“沒有人能完全自由,除非所有人完全自由;沒有人能完全道德,除非所有人完全道德;沒有人能完全快樂,除非所有人完全快樂。”這種偉大的透視力,偉大的胸襟,我給它下了一個描繪,這叫“自由的不自由”。

“自由的不自由”的特色是民胞物與,是把受苦受難的人當兄弟,又使自己有責任感。夏禹感覺天下有淹在水裡的人,就好像自己把他們淹在水裡一樣;后稷感覺天下有沒飯喫的人,就好像自己使他們挨餓一樣,有這種抱負的人,後天下之樂而樂,眾生不成佛的時候,他自己不要成佛。《新約》哥林多後書第十一章裡,為這種心境做了動人的總結:“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有這種心境的人,他自己堅強,卻感受兄弟的軟弱;他自己站起,卻焦急兄弟的跌倒;他自己自由,卻念念不忘兄弟的不自由。

六十年前,開火車出身的美國勞工領袖戴布茲(EugeneVictor Debs),因參與政治反抗,被判十年,關在牢裡。由於他極富人望,雖在牢裡,卻得到美國大選中,一百萬選民對他戲劇性投票。一九二一年,哈定總統特赦了他。出獄後,人們慶幸他重獲自由,他卻從斯賓塞的句子裡,說出了這樣的千古名言:While there is a lower class I am in it。While there is a criminal elements I am of it。While there is a soul in prison I am not free。

只要有下層階級,我就同儔;

只要有犯罪成分,我就同流;

只要獄底有遊魂,我就不自由。

真的,“我就不自由”。夏禹不自由,后稷不自由,斯賓塞不自由,戴布茲不自由。--所有偉大的性靈裡,念天地悠悠,都有“自由的不自由”。

一九七九年六月十二日

李敖

(Spam: 0%)
陳真 | 2005.09.13 10:39 | #

關於由中國以外其他地區匯款,方式就是用支票或匯票,抬頭(即受款人)寫Li Dan(李丹),中英文都要寫。海外捐款最好是到銀行申請「人民幣匯票」之後,再用郵寄方式寄給東珍的郵政信箱。不過,其它貨幣的匯票當然也可以,只是多些領取手續和手續費。

以上這段說明會加註在原文中,但可能是網路公司在整修內部吧,文章暫時沒辦法貼.

(Spam: 0%)
陳真 | 2005.09.12 10:05 | #

首頁上方相關網站的部份,我會不定時增添一些我比較熟的人權或動物權團體,有空就看看吧. 想學英文的,可藉此練習閱讀.

這麼多團體都需要錢,每個人捐的對象也許各有不同,但我比較會捐給那些 "錢越多,功能越好" 或 "比較不容易得到捐款" 或 "深得我心" 的團體,比方說 "東珍","動物緊急救援小組","UNICEF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無國界醫生 (MSF)","施達基金會".

我不是說別的團體不需要錢,但是像一些國外的動保團體(如WSPA)或人權團體(如HRW),就像慈濟那樣,實在太有錢了,有錢到根本用不完或不差咱們這麼一點錢.

與其納稅給政府買武器,或繳保護費給美國, 或拿來當民進黨競選經費,不如想辦法逃稅,把它捐給NGO. 一個隧道,居然應選舉需要,通車典禮通了六七次;一個台中什麼國際機場,也是應選舉需要日夜趕工,飛機是飛出去了,不過有去無回,只能飛出去,卻沒飛進來,飛一天就關門.

飛這麼一趟選舉秀之後,現在國際線變國內線,可是,國內也不通啊,與其花兩小時趕車轉車,趕到那麼偏僻的一個窮鄉僻壤搭飛機去台北,不如直接從市中心搭火車或遊覽車去台北不是更快?

我真搞不懂這些怪事.

(Spam: 0%)
吳 | 2005.09.11 16:53 | #

Tom Hanks主演,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那部”費城”看了很多次,每次都會讓人掉眼淚,不為憐憫,而是為男主角的勇氣.

讀了那篇李丹專訪,一方面感動於他的”傻氣”,另一方面也擔心東珍未來路的辛苦.因為以中國大陸近年來急速增加的HIV感染率,需要幫助的愛滋孤兒人口絕對遠遠數大於目前村落裡有的.

想起幾十年前因感染痲瘋而被強迫得終生隔離直到老死的那些病患,如果不是最近因為樂生療養院為了拆遷問題上了新聞,我想大部分的國人根本不知道(或忘記)台灣有這被社會遺棄的邊緣族群.

看著新聞裡為樂生院民爭取權益的熱心義工,讀著專訪裡為東珍侃侃而談的李丹;我們的社會需要更多這樣的熱情"傻子".

(Spam: 0%)
陳真 | 2005.09.11 08:38 | #

想捐款東珍的人請稍候,待我打聽出從海外寄款的方法.

(Spam: 0%)
陳真 | 2005.09.11 06:11 | #

阿忠 can read my mind. 是你加了我的油.

(Spam: 0%)
All Pages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