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留言須知:姓名和Email為必填,但是Email並不會顯示在網站上以避免垃圾郵件的攻擊。

留言時按enter空行,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2005年5月29日以前的留言】
陳真 | 2006.01.09 11:25 | #

硯文不是本台董事會主席兼恐怖份子影音資料館館長嗎? 而qing 是新人,是追蹤芙蓉姐姐來的. 感謝芙蓉姐姐!(她好像越來越紅了.)

(Spam: 0%)
怡靜 | 2006.01.09 08:56 | #

哈!歹勢!看錯了,安替站網址不是硯文說的,一時眼花,此q非比q。^_^;;;

to qing:你可以用簡體字貼上,不用特別轉換成繁體,因站上編碼是使用utf-8(萬國字碼),所以哪一國文字都可以正常顯示。

(Spam: 0%)
陳真 | 2006.01.08 23:20 | #

中央社 2006 / 01 / 08

香港數千人遊行反對虐待動物

(中央社記者王曼娜香港八日電)香港「1.08行動小組」今天發起反對虐待動物大遊行,要求當局立法保障動物的權益,主辦機構表示有五千人參加遊行,但警方估計有三千人參加。

反對虐待動物遊行於下午二時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其後遊行到政府總部請願。參加集會和遊行的人士包括數名立法會議員,許多遊行人士帶著貓、狗一起上街。

遊行人士表示,他們走上街頭是希望喚起社會人士尊重動物的生存權利,並譴責虐殺動物;同時要求當局加強立法,保障動物權益,以及徹查虐待動物個案。

「1.08行動小組」發言人黃繼仁表示,現時香港的虐待動物法例是五十年代的產物,對虐待動物的處罰太輕,已不合時宜。他建議當局把虐待動物的最高刑罰,由目前入獄五個月和罰款五千港元,提高至入獄五年和罰款五萬港元。

另外,香港漁護署署理助理署長薛漢宗今天出席「城市論壇」時表示,在二零零三至零五年,當局成功檢控十六宗虐待動物案件,大部分的虐待動物個案是疏忽照顧,當中有人留刑事案底及被判入獄。

他說,當局正考慮修訂法例,提高對虐待動物的罰則,以加強阻嚇作用。

香港警方上星期拘捕一名十九歲涉嫌「貓殺手」的青年,懷疑他與去年旺角區四宗連環虐貓案有關。這些貓被人以殘酷手法虐殺,引起香港社會關注。950108

(Spam: 0%)
陳真 | 2006.01.08 22:12 | #

當有人說一加一等於三,旁人聽了,冒出冷汗,但不敢說話,怕傷感情(但私下卻什麼都敢講);勇敢一點的,於是就說: "等於三? 嗯,小弟我的看法比較不是這樣,或許是等於二才對吧? 一點淺見請參考."

但如果是我,我一般只會說: "不對啊,一加一等於二,不是等於三." (但還是會冒冷汗.)

這時對方往往會生氣,以為你有惡意,是在挑釁,否則為什麼一定要說一加一等於二? 他心裏會想: "咦? 我得罪過他嗎? 我是好意啊,幹嘛找我麻煩?"

但我不知道除了老實說一加一等於二之外,還有什麼更委婉的說法? 難道說: "小弟認為或許應該" 等於二?

華人社會往往比較不在乎原則或中性思維,而在乎人脈或人際關係,但後者其實與前者無關.我不會根據對方的所謂善意惡意或與我的關係遠近而調整我對事情的看法.

華人社會比較喜歡分敵我,但在知識或思想或是非原則的世界裏,敵我是不存在的.

以上.

我怎麼會以為你有惡意? 有惡意的話,我會寫這麼多嗎? 正是因為我知道這是 "好評",所以才會說這不是我的真面目. 認識一個人以及認識他的字,就是認識他的真面目,不是認識一種表面的假像.

至於高明與否,那就更無所謂了.

(Spam: 0%)
qing | 2006.01.08 16:50 | #

哦,是“你”而不是“妳”,曉得了。
我對繁體字的了解只是停留在能看不能寫,不用簡體字是因爲怕亂碼而且估計你們看不懂,而且繁體字應當支持,畢竟演化了幾千年的東西,但有些細節我搞不清,有錯請指正。

(Spam: 0%)
qing | 2006.01.08 16:39 | #

Oops!!不好意思,妳對我的評論我剛剛看見,剛隻看到上一篇-。-;.....

(Spam: 0%)
qing | 2006.01.08 16:29 | #

--!!!qegg是玉米啊,我不是超女迷,有點奇怪為什么去年超女這么火。夏天在上海南京路上逛,結果被玉米們攔住請求給李宇春投票,這才註意了一下,看暸一場五進三的,隻覺得何潔胖乎乎的很可愛,對其他人就沒感覺暸。
對于大陸排斥港臺的問題,我所暸解的其實香港沒有,隻針對臺灣,不止針對,已經到達痛恨的地步,因為臺灣年輕人風氣上比較媚日,而大陸年輕人以敵日的憤青居多,所以臺灣人被指責為忘本忘宗,這對中國人來說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態可以說越來越糟。我個人觀點,臺灣特別是民進黨有點認賊作父的意思,不擇手段隻求達到自己的目的,日本和共産黨哪個更恐怖些,明眼人會分得清的。

(Spam: 0%)
qing | 2006.01.08 16:08 | #

不知道妳的判斷力是怎樣,我感覺我的觀點總被妳理解為惡意,其實並沒有,雖然我認為妳某些想法太過片麵性,但不妨礙妳是個有見地的人。每個人的想法都會被自身的環境,從小的教育和所在的立場所左右,我們所能做的就是交流並求同存異,盡量給自己真相。

(Spam: 0%)
qing | 2006.01.08 16:00 | #

呵呵,風格一樣不代錶關心的東西一樣,這一點我已經說過,妳們關心的東西和立場完全相反,但不妨礙妳們的風格相同。妳說妳不關心國傢大事,就好比一邊食朱古力,一邊澄清:我從來不食朱古力(又或者不喜歡食?)。有時候對個人風格的感覺,外人要比自己準確些,因為將自己的觀點用語言精準的錶達齣來的概率要比別人精準的理解妳語言所錶達的觀點小些。我髮現妳哲學真的很好,總是扯子非魚白馬黑馬之類,其實是詭辯,練思維總是好的,但缺乏說服力。我是唸電子的,不會玩文字,錶達能力也不是很好,可能總被妳誤解意思,不管怎樣,我很訢賞妳的站和一部分觀點,不過如果事實真如妳所說,那就是我理解謬誤,妳的看法並沒有我想象的那么高明,妳是這個意思對吧?

(Spam: 0%)
陳真 | 2006.01.08 15:11 | #

這位安替先生的網站是這個吧?

http://anti.blog-city.com/read/taiwanissue.htm

像他底下這些標題, 這會像是我關心的嗎? 不但不像, 而且正好相反, 關心那些事有什麼意義或趣味可言? 可見我對 “味道” 的敏感度有多準. 今天如果是學姐說我像誰, 那我才會緊張或許有那麼一點像 (歹勢, 她說我像蕭伯納—不過是指打屁胡說八道的部份很像).

學姐倒是經常批評我無一事關心, 像夏隆這兩天中風開刀, 我昨晚在電視機前說: "快看!!電視正在報導!" 她馬上看穿我的心說: "別假了, 你幾時關心過什麼國家大事?"

曾有個好朋友從學姐那裡聽說我平常老是談恐龍和外星人, 感到很驚訝, 努力求證, 似乎不敢相信. 但我不知道他驚訝什麼(他大概以為我憂國憂民,時時以天下為己任), 這世界除了恐龍和外星人, 沒有多少有趣的話題了. 公開場合當然還是要關心國家大事, 但我不是那種實事求是分析型或政論家型或學者型或八卦型的關心方式.

至於像不像, 我對自己像不像誰的話題不感興趣, 但我對 “像不像” 這想法本身卻很感興趣. 尼采說: “差異不會使我們更不像, 相似也不會使我們更相像”. 這句詩一般的怪話, 我不敢說我很明白, 但既然是詩, 就任人解讀了. 我的解讀是根據尼采或叔本華的思想裏頭兩個重要觀念, 它們就像X軸Y軸一樣, 構成一個座標, 足以大致理解這兩位哲學家的基本思想.

這兩個觀念一個叫 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 一個叫principle of individuation, 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就是指世上一切知識的基本形式: 凡是可以理解的, 凡是存在於時空下的, 都必定能進入這個形式之內.

principle of individuation 則是指一種時空底下的多元性 (multiplicity). 多元性必然發生於時空之下, 或者說, 唯有受制於時空的東西, 才有可能區分彼此, 於是有了一個個所謂的 “個別” 之物.

這兩個原則, 解釋了世上一切可以理解的, 但它們卻百密一疏, 分別有個漏洞. 首先, 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 能解釋一切可認知的, 但它卻無法解釋自己, 它可以解釋事物間的關係, 但卻無法解釋為什麼有這一切事物的存在. 叔本華說, 來到世上就好像進了一家公司: 哈囉你好, 給你介紹一下, 這是某某人, 這是你妹妹, 這是他老公, 那是他的祕書等等…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 說明了這一切關係, 但卻無法說明為什麼冒出來這群人或這家公司.

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 原本是一種福音, 彷彿萬物共享一些共同法則, 宛如一家人, 但卻出現了這樣一個缺口. 它無法解釋, 為什麼我們彼此之間有這麼一些關係或相似性, 為什麼我們服膺於同樣的自然法則? 這於是帶來一種有關生存的焦慮, 我們不知道自己從哪來, 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 沒辦法告訴我們.

這可以說是一種 “相似性” 的危機: 表面相似, 骨子裏卻一團謎, 彷彿生命各有出處.

至於 principle of individuation 則相反, 它原本是一種差異, 區分彼此, 但它跟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 一樣, 百密一疏, 有了個缺口. 簡單說, 時空帶來一種基本差異, 但時空之外差異卻不可能存在, 掌管時空的上帝只有一個, 神不可能有兩個, 因為神不是一種時空底下的現象, 因此祂無法 “分化” 成一種複數.

換句話說, 之所以有多元差異的存在是因為: 時空只是經驗的盡頭, 卻不是世界的盡頭; 時空之外, 仍有個 “先於經驗” 的所謂先驗 (transcendental) 世界, 是這樣一個世界賦予時空的存在, 但它本身卻不存在時空中. 在這principle of individuation 的缺口, 我們彷彿窺見了這個不是我們所能窺見的先驗世界.

於是, 當principle of sufficient reason 做為一種科學福音, 當它的漏洞帶來一種焦慮和疑惑時, principle of individuation 原本是一種區隔與差異, 生命寂寞得很, 但在那疏離的黑暗中, 我們卻窺見一個缺口. 缺口帶來一線曙光, 雖然看不見缺口外那個屬於 “神” 的世界, 但它既然射進光芒, 意味著我們所經驗的多元世界並非盡頭, 在 “這個” 世界外, 還有個看不見的世界. 在那看不見的世界中, 萬物成為一體, 不再區分彼此.

萬物無法個別地、單獨地被了解, 萬物之存在, 必須存在一種親系關係 (kinship)上 (我又在打廣告了). 當親系關係不夠用時, 在時空外的那個原鄉, 生命依然一體, 有著共同的根源, 否則我們將無法理解任何一物之存在. 個別生命就像同一首曲子的不同音符, 當音符拆開, 它將只是毫無意義的一個個寂寞單音.

至於談到一般所謂相似或差異. 任何人事物之間, 都可找到相似與差異. 你可以說任何兩種東西相似, 但同時也可以說它們不像. 即便同一個我, 當時空轉換, 便不再是同一個我. 同樣地, 表面上的對立或相異, 卻往往只是一體兩面, 就好像我看證嚴法師與希特勒和林義雄乃三位一體, 屬於同一類型, 都充滿使命感.

波蘭斯基有一回接受英國某 “著名” 影評人訪問, 差點讓我笑破肚皮, 因為越談越不投機, 波兄幾乎要翻臉. 那個影評人是個 “政論家型” 的人, 在一些表面影像或表面劇情的 “相似” 上大做分析, 並徵求波蘭斯基的認同, 但波兄卻一一強烈否認. 影評人卻仍堅持說這一幕象徵著 “童年”, 那一幕象徵著 “性”, 甚至還問波兄有沒有做過心理分析. 波蘭斯基不耐煩地說 “沒有”. 影評人不死心, 繼續追問為什麼沒有, 波兄回答說: “因為我沒有那個 urge (衝動或動機或需要的意思)”.

後來影評人繼續分析他的電影, 說哪一幕象徵這個那個, 說個不停. 波蘭斯基一路否認到底, 說他完全沒有意思要象徵什麼, 長長的迴廊就是迴廊, 並不是象徵著女性的陰道, 為什麼你總是要想到那方面去呢?

到最後, 波蘭斯基不耐煩了, 就罵說, “某某老兄啊, 我不知道你找我來這裏到底是要幹什麼?” 然後舉了個例, 他說, 你一直說相似相似, 但它媽的你看, “你左手戴個錶, 我左手也戴個錶, 你穿長褲, 我也穿長褲, 連顏色都一樣, 你說這一切相似性到底有什麼意義?”

個別事物是無法理解的, 除非給它一個背景. 比方說我不知道車馬炮是什麼東西, 除非你先給我一盤棋做為它的 “背景”, 我才能說那是一種棋子, 否則我也可以說它只是一塊毫無意義的木頭, 上面刻著奇怪的紋路.

即使是在我眼前的 “電腦”, 當我說它是電腦, 仍得先提供給它一個理解的背景, 否則它將什麼也不是.

唯有在某個基礎或背景上, 我們才能說 A和 B相似或不像; 光看一種表面字眼或表面形狀或表面話題或表面態度或表面穿著或表面這個那個, 是毫無意義的. 像我一直覺得我很像宋七力, 在一種思維能力上很像.

陳真 2006. 1. 8.
====================
Taiwan Issue

苗苗和小馬哥接上頭 賀電得到主席親筆回復
2005.08.13 Sat 11:46 AM :: Comments/Trackback (52-0)

【南都專欄】爲何勝選的馬英九如此孤獨?
2005.07.21 Thu 09:24 AM :: Comments/Trackback (18-0)

【南都社論】馬英九當選党主席 國民黨雙雄應共治 
2005.07.17 Sun 09:36 AM :: Comments/Trackback (32-0)

支援民主、反對戰爭、反對台獨——一個大陸民主派對臺灣問題的基本觀點
2005.06.14 Tue 05:08 PM :: Comments/Trackback (44-0)

【南都專欄】連戰主動交棒,開拓國民黨民主新起點 
2005.06.11 Sat 11:27 AM :: Comments/Trackback (33-0)

【資料】臺灣即將通過的憲法修正案的具體內容
2005.06.06 Mon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7-0)

好政治是信念和承擔——爲什麽我無法尊重宋楚瑜和陳水扁
2005.05.12 Thu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50-0)

又是宋楚瑜,又是新聞周刊——25年前記者會的另一幕
2005.05.11 Wed 04:19 PM :: Comments/Trackback (30-0)

從《蝴蝶》《早熟》和《爺爺您回來了》看公關優劣
2005.05.05 Thu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54-0)

【台報轉載】施正鋒:托宋傳話 扁本土派立場崩盤
2005.05.02 Mon 12:15 PM :: Comments/Trackback (2-0)

The Five Color Problem (Traslated By Zonaeuropa.com)
2005.05.01 Sun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4-4)

胡錦濤反向登陸臺灣政壇,大紅開始干涉藍橘綠黃
2005.04.27 Wed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66-0)

【台報轉載】彭蕙仙:扁宋狐狸變傻鳥
2005.04.06 Wed 05:29 PM :: Comments/Trackback (1-0)

李敖年譜
2005.03.28 Mon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6-0)

陳文茜年譜(草稿)
2005.03.24 Thu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6-0)

馬英九的民意對抗王金平的忠誠
2005.03.20 Sun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7-0)

王金平年譜
2005.03.19 Sat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1-0)

馬英九年譜
2005.03.18 Fri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3-0)

臺灣政壇不死鳥宋楚瑜的政治佈局
2005.03.14 Mon 11:19 PM :: Comments/Trackback (6-0)

【聯合報】王作榮:著著算、步步錯、回回輸——蔣經國後的宋楚瑜政治生涯
2005.02.24 Thu 06:44 PM :: Comments/Trackback (15-0)

“美麗島”號列車和搭車的臺灣政治明星們
2005.02.18 Fri 04:40 PM :: Comments/Trackback (8-0)

【網文推薦】臺灣Takol:一台兩制
2005.01.31 Mon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7-0)

亡漢字的才有亡國之憂——駁林委員首爾正名論
2005.01.24 Mon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8-1)

【奇文共賞】林玉體:首爾,西貢,東京,夏威夷
2005.01.23 Sun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12-0)

臺北,你能不走遠嗎?——紀念在臺灣的日子
2005.01.12 Wed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27-2)

【奇文共賞】看宋楚瑜1979年是怎麽污蔑美麗島英雄的
2005.01.11 Tue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4-0)

卿本政治,奈何言他?——明星立委陳文茜的大陸文化秀
2004.12.20 Mon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8-)

(舊文)我愛文茜小妹大
2004.12.10 Fri 11:59 PM :: Comments/Trackback (4-0)

(Spam: 0%)
qegg | 2006.01.08 13:15 | #

咦?我有說過嗎?我自己倒完全不記得了,哇哈哈。
剛剛連了一下這個安替博客,居然有提到超女ㄟ... 這個我就有興趣了,因為我是個玉米啊!

說到這個台灣人歧視大陸人的問題,最近因為關心超女,看了很多大陸網站,慢慢的也覺得大陸人開始排擠港台人士了。唉... 一切都還要靠有誠意的溝通對話啊!

(Spam: 0%)
陳真 | 2006.01.08 13:04 | #

mtqing 是硯文?

(Spam: 0%)
怡靜 | 2006.01.08 12:24 | #

原來安替是硯文說的這個anti網站啊!前幾天我看國外Boing Boing網站報導,邪惡微軟封了這個架在MSN的blog(後來安替又移到別地方重開),我只稍微瀏覽一下該網站,沒注意到原來該blog站中文名叫做安替,呵呵!

(Spam: 0%)
陳真 | 2006.01.08 03:24 | #

(續前)

改變世界之前得先問問自己,究竟是要改變 "哪一個" 世界? 你覺得醜的,也許我覺得很美,你覺得很聰明的,我可能覺得很低能,反之亦然.

這時候,彼此可以痛罵,可以打架,甚至可以互相輕視,但可別 "期許",更不要以為別人跟你的美感或價值判斷是同樣的,不要以為你追求的就必然是每個人想追求的.

因此,你的 "期許",或你根據自己的味道對別人所做的評價(不管好評或惡評),往往只是一種可笑的根本誤解. 因為許多時候,你覺得美的,厲害的,偉大的,奮力追求的,正好是我覺得醜陋的,低級的,窩囊的,避之唯恐不及的.

各位一定看過狗吃東西吧,除非是自己養的狗,或是你餵他吃的流浪狗,否則狗吃東西時,你一靠近,牠會生氣戒備,喉嚨開始狺狺作響,齜牙裂嘴做咬人狀. 為什麼? 因為他怕你搶牠的食物,搶牠的骨頭. 可是,你送我啃我也不要啊,我怎麼會跟你搶? 我又怎麼會佩服你有骨頭吃呢? 我們活在不一樣的世界,你視為偉大的成就,對我卻顯得低能淺薄,你所熱愛的目標,搞不好我正好努力想從那目標裏逃出來.

我們應搞清楚這一點,天底下並不是只有一種美學標準; 有多少種味道,就有多少種世界. 不同世界間可以爭戰,可以打鬥,但汝之美食,我之毒鴆,對你是良辰美景,對我卻可能只是噩夢一團. 你若 "期許" 我往噩夢走,往低能方向改變,那將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你若以此驕我,那就好像一隻進食中的狗以為大家都想搶他的骨頭一樣. 牠誤會了, 我們各有自己的糧食,我不佩服你有骨頭啃,你也不需佩服我的美食.

台灣是一個極度封閉的社會,封閉到很不可思議的地步,大概就像籠中鳥之於一座森林. 但台灣人卻往往得意於自己生活在一個 "多元" 社會. 但這所謂多元,不過是髮型的不同,但頭髮底下的品味思維卻極為一致,有時連措詞都一模一樣.

比方說台灣人這幾年很喜歡講什麼幾 "年級" 或什麼 "世代",對我來講(我是說對我,你怎麼想的我管不著),會以這樣的措詞或眼光看待事情的人,多少有點蠢,相當俗不可耐. 每次聽到或看到這類措詞或思維,常有一種全身起雞皮疙瘩的低級感,俗不可耐到極點.

我不是想要求他人跟我一樣起雞皮疙瘩,我只是想說,世界不是只有一種味道,世界理應是一座森林,什麼鳥都有,而不是人家發明個低能的什麼幾年級的世代觀念,然後所有鳥就也跟著這麼叫,互相見面還會自稱是什麼幾年幾班,真是俗不可耐到讓人幾乎要氣絕身亡的地步.

這事有那麼惡心低能嗎? 對你或許不會,但對我會.我不需要你的認同,但我需要一種森林,我需要一種對我這樣的 "鳥" 不覺得奇怪的環境.

羅素小時候就表現出哲學天賦(但我不覺得他有哲學天賦),他對於像 "物質" (matter)或 "心靈" (mind)等等抽象概念相當著迷. 他奶奶很擔心這個小孫子,是不是哪根筋不對勁,有一次就對羅素說: "乖孫啊,什麼是物質?(what is matter),不用管它啦.(Never mind!),什麼是心靈?(what is mind?),那也不重要啦(It deosn't matter).

少年羅素一度以為自己應該去掛我這一科,他在傳記中說,當他到了劍橋,他才知道自己很正常. 幾年後,寫出 "震驚世界" 的 "數學原理" 一書.

至於台灣這樣一種所謂 "多元",就像下棋,躺著下,坐著下,站著下,都同樣是在下棋,這不叫多元. 得改變了遊戲規則,呈現無數的可能性,才有所謂多元.

我們應該把森林做大,不是做小,不要以身為籠中鳥而自鳴得意,以為大家都羨慕你;也不要聽到跟你不一樣的叫聲就說人家有病或有待向你學習.

陳真 2006. 1. 7.

(Spam: 0%)
陳真 | 2006.01.08 00:50 | #

呵呵,謝謝 mtging. 好吧,你說像就像,如果 "安替" 不反對的話.

記得是伏爾泰吧,有個女性讀者寫信給他說,伏先生,你寫得不錯,我很喜歡. 因此,我決定把我們家那隻哈巴狗,改名為伏爾泰. 伏爾泰回信說,謝謝妳的好意,對此我沒意見,但是不是應該先問問那隻哈巴狗的意見.

別誤會,對安替沒貶意,只是突然想到這樣一個故事.

以前的人尊稱女性就稱為 "先生",現代人要尊稱男性,就加女字旁,但常有人似乎真的以為我是個女的;biologically speaking,不是女的,但我總覺得自己體內有個女性的靈魂.

台灣人沒被歧視就該偷笑了,不知道憑什麼歧視大陸人.我有篇文章講到我在法國坎城影展當狗仔隊時,和一群 "愛台灣" 的台灣年輕女生 "邂逅". 她們氣呼呼地抱怨說法國人總是歧視她們,她們說,原因是因為她們被誤認為是大陸來的;她們還說,西方人如果知道她們是台灣來的,就不會歧視了.

這完全是一派胡言. chinese 就是chinese, 西方人哪還管你是哪個省份或哪個地區來的chinese? 但台灣卻似乎有一群被洗腦得很嚴重的 "愛台灣" 青年,對台灣自我滿意度很高,把台灣文化或台灣文學或幾乎台灣的一切愛台灣的人事物全捧成世界一流,彷彿廣受世人尊敬(而中國大陸卻是一片荒蕪). 這實在很好笑.這已經不只是井底之蛙,而是一種妄想,一種 delusion.

就好像蔣介石時代,對內宣傳說我們是世人所仰望的 "民主燈塔",於是總有那麼一群 "愛國青年",以如此的一種蔣氏民主為榮. 現在其實也一樣. 但台灣的所謂偉大民主,不過就是投票買票做票,外加抹黑造勢造謠,水平很低.

但就算是高水平的民主又如何? 羅素說,美國的所謂民主,全然無關宏旨,因為權力僅僅在各大老闆之間世襲或轉移,而從不曾外放,這些資本家才是永遠的主人,哪來民主?

台灣人這種動輒以民主為傲的心理,多少是一種西方買辦,就好像進步界許多所謂進步思維,其實不過只是西方 "某一種" 主流,我不是說它壞,而是說它並非普世,如果它是一種真理,那它也絕不會是唯一的真理,就好像基督教不會是唯一的宗教一樣.

同一種東西底下,往往有不同的形式表現,但形式永遠只是個影子分身,而不是本尊;把 "某一種" 表達形式視為唯一真理,只是一種錯覺(illusion)或妄想 (delusion).

比方說古巴不是所謂 "民主" 國家,但她有她的長處,不管是公衛或教育或醫療,她的成就都是驚人的,不可思議的,光是醫生人數就差不多是台灣的八倍.

海珊也是,他是獨裁者,但海珊所建立的伊拉克,在十幾年前英美入侵前,卻曾是個富足社會,有著所謂先進國家最好的各種文明指標,比方說很低的新生兒死亡率(可以看出其公衛或醫療品質).

我不是支持獨裁本身,就好像我不是支持民主本身一樣,它們都只是不同的表達方式. 對為數不少的一些人來講,重要的是生病能看醫生,想上大學有得上,餓了有得吃,冷了有得穿,而不是投票權或所謂言論自由.

我們創造了一些概念(比方說言論自由),藉以做為一種改善個人生存的武器,但別忘了,如果這些概念是一種真理,那我們自己其實就是概念的上帝,是我們自己創造了這些 "真理".

但一切概念就是概念,而不是真理.它們既然只是一種改善生存的工具,那就利用它,而不是被它所利用,更不是臣服在這些自己所創造的工具底下.

至於豬,人們常說豬愛吃,但哪個動物不愛吃? 我院子常來一隻烏鴉,我看牠幾乎沒有一秒鐘不是在吃,地上的蟲不夠吃時,就仰望人們的麵包.

豬並沒有 "特別" 愛吃,愛吃的是人,不是豬; 人們為了吃更多肉,就進一步強化之,藉以大量生產製造豬肉. 喜歡吃肉,有種應該自己出門到山林裏去博鬥才是,而不是透過工業量化生產.

豬當然也愛吃,但牠也愛玩啊,為什麼不強調或強化牠這個天性呢?為什麼不說每個小朋友都跟豬一樣貪玩? 為什麼不強調豬之赤子之心呢? 上帝不是說赤子之心者更容易上天堂嗎? 顯然豬會比人更有資格上天堂.

目的不同時,我們就在言語上耍不同的花樣,玩的其實都只是一種概念,一種建構.

我們又不是千里眼順風耳,世界根本不存在我們的視野;世界不過就是一台電視,一種修辭,一種概念使用; 不同目的,就有不同的修辭與概念玩法.

世界不需要被改變,因為它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一個個概念,當我們改變了概念,事實上也就等於改變了世界,或者正確地說,改變了你對世界的態度.

這就跟玩一盤棋一樣,車馬炮將相士等等這些棋子本身是毫無意義的,有意義的是它的規則,它的玩法. 就好像ABCDE 本身是毫無意義的,有意義的是它的文法或語法.

因此,在同一種規則下,打贏一盤棋,那其實什麼也沒變,就好像民進黨用跟國民黨一模一樣的手段取得政權一樣,人們卻為之欣喜,說什麼民主的大勝利. 但這是荒謬的,這只是玩同樣一種棋,誰贏了都一樣,棋賽本身並無絲毫改變,資本家和各種開明青年進步青年仍是掌權者.

關心這樣一種勝負是相當智能不足的, 那就好像要改變一個 "壞人",卻一直關心他的髮型一樣,彷彿只要他上了理髮院,改變了髮型,就等於改頭換面重新做人.

重點不會是 ABC 或車馬炮,重點是語法是遊戲規則,我不光是說什麼制度的改變,而是說一種味道,一種審美觀價值觀,或者說,一種看待善惡美醜的態度或方式, a way of seeing things.

a way of seeing things 就是一種文法(grammar, 大陸說 "語法"),一種概念的遊戲規則,一種看待人事物的態度和方式,簡單說就是一種味道,一種美醜善惡的鑑賞方式.大則世界,小則個人造化或相處,恐怕都跟這東西有關.

比方說,有個 "大老" 對我很照顧,我很尊敬他,但我對他卻避之唯恐不及,很難領受他的那種 "照顧". 為什麼? 因為他無法正確看待我這個人的 "價值",他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跟他在一起,我得不斷配合他的 "期待",做一種配合演出,感覺很窩囊.

比方說,他很喜歡論述,他的 way of seeing 基本上就是分析論述,而不是像我這種 "有趣" 至上,因此他若看到像親系譜 "這種" 地方,"這種" 文章,肯定是覺得很不入流,沒有 "內容".

我的大部份朋友是屬於這一類,所以我這網站從不願對朋友們公開,因為那只是自取其辱,製造更多誤解.

對這大老來講,什麼是 "內容"呢,內容就是像我們一般在寫論文或寫社論那樣,提供許多事實性的資料,然後加以分析,甚至附有許多 footnotes (註解). 但你將很難在我的文章裏找到這麼一些東西.

於是問題就出在此,我覺得很智能不足的東西,他卻覺得那叫做才華或聰明. 這時候,兩個人就算怎麼彼此尊敬對方的為人,將很難相處,頂多只能挑話講,講些不重要的,避開根本價值所在.

比方說,剛出國兩年時,有一次回國借住他家,當時剛好寫了篇文章在 "醫望" 雜誌,我質疑 "醫學倫理" 這種東西的 "學科性" 有問題,根本不該成為 "一種" 學科,既非一種,亦非學科,因此不該交到所謂 "醫學倫理專家" 手上,我批評說醫學倫理這種學術市場大餅,現實上充滿權力詐欺.

我寫完寄給他看,他回了長長一信,表面上客氣,其實充滿鄙夷. 在他家住時,他問我現在出國了,卻不唸醫學倫理,那我準備研究什麼? 我說我打算博士就研究維根斯坦. 他近乎反射動作地回了一句說: "維根斯坦有什麼好研究的?" 充滿鄙夷.我一夜默然,不知道還能多說什麼.

隔天,他帶我見了一些人,讓我極為驚訝的是,他居然逢人就介紹說我在國外研究的是 "安樂死等醫學倫理問題". 但我根本從沒研究過這些東西.

出國前的確接觸過一點醫學倫理的書,加上我在醫界常為倫理問題對自家人開炮,但你不能因為一個人被歹徒抓走了,高喊 "放我走放我走",就說他是個自由主義者.

我覺得我對醫學倫理的知識已綽綽有餘,所以出國後,根本就沒再接觸任何醫學倫理,可以說連讀一個字也沒再接觸,更不用說研究什麼安樂死了.

就好像我喜歡動物,支持各種保護動物運動,但我從未讀過動物權方面的書. 你喜歡研究是你家的事,但對我而言,那些 "實用哲學" (practical philosophy)的東西多少是有點智能不足的,我的頭腦從未有一秒鐘對之感興趣或感到困惑,我怎麼可能去研究一種我絲毫不感興趣或絲毫沒有疑惑的東西?

一個喜歡談戀愛的人,不一定有興趣研究什麼是戀愛心理吧? 一個看不慣醫界種種敗行劣跡的人,也不需要對什麼醫學倫理感興趣.

我一聽這位大老憑空塞給我這樣一種研究身份,訝然不已,對方剛認識的人一聽,免不了稱讚我是年輕有愛心的醫生,居然還特地留學研究醫學倫理,我記得對方這麼誇我: "不簡單,咱台灣就是需要你這樣的醫生,將來回國會很有前途,可以探討咱台灣的一些本土的醫學倫理".

當時極感窩囊尷尬,但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大老硬要一口咬定說我做了什麼我從未做過的事(研究什麼醫藥倫理或安樂死).他大概覺得那才是有為青年該做的研究,而不是講什麼維根斯坦的 "nonsense" (維根斯坦的哲學中心思想).

在那之後,我就再也不曾把文章傳給他看,我也似乎慢慢明白我的許多朋友們對於知識或文字的態度或品味,與我淵壤有別,相差巨大.

有些學術有成的朋友,超喜歡看我寫的 "學術論文",會主動寫信來跟我要,一睹為快. 但是,他們對於像親系譜這類文字卻不由自主表現出鄙夷的態度,甚至說我在浪費時間.

這樣的朋友,就是味道上出了問題. 你覺得美的,他覺得醜,你覺得很低能乏味沒水平的,他覺得很聰明很有才華.

維根斯坦講到哲學方法時曾經說: "告訴我你用的是什麼方法,我就能告訴你,你將找到什麼東西."

同樣地,我也可以這麼說:不必找囝仔仙,你只要告訴我你怎麼看世界,我就能知道你的前途造化.

我看很多(如果不是全部的話)想改變世界的人,他們跟 "世界" 根本沒兩樣,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想改變什麼? 不必卜卦或測八字,我敢說,他們的前途肯定是一片光明燦爛. 為什麼? 因為他們的味道是合乎主流的.

維根斯坦說: "快樂者的世界,和不快樂者的世界,長得不一樣." 你的世界是根據你的味道來決定,你有什麼樣的味道,自然就會有什麼樣的世界. 世界並非同一,而是各有形貌. 改變世界之前得先問問自己,究竟是要改變 "哪一個" 世界? 你覺得醜的,也許我覺得很美,你覺得很聰明的,我可能覺得很低能,反之亦然.

陳真 2006. 1. 7.

(Spam: 0%)
All Pages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