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與龜殼花

魏福全2005.06.24

醫院的籃球場邊有一道水溝環繞,不時有蛙類出沒,剛開始發現的時候,青蛙一看到有人就慌忙逃開,有些躲回石縫裏,有的會潛到枯葉或水底下。幾年下來,再走近水溝時,牠們倒也見怪不怪,不太理會我了。前一陣子,很奇怪的,還沒走到水溝邊,就會聽到嘩啦一聲,根據水聲猜想體型應該比其他要大很多,而且都在同一個石縫口看到水底污泥被攪翻,有時可以看到露出一小部份的頭。也曾試著站在一段距離之外看能不能不驚動到,只是牠警覺性很高,遠遠有人影在晃動,又鑽進去了,或許就是這樣才能長到那麼大。終於有一回原本不是很刻意去看牠,竟然看到整隻就坐在石縫口的石頭上,又圓又肥,果然是個大傢伙,應該是母的,可能要產卵了。自那次之後,不知道是不是不堪騷擾搬到別的地方去,再也沒見過牠了。

一天下午,乾熱的天氣,走到籃球場散步,頭腦空空的,四週寂靜。突然“呱啦”一響,非常大聲,直接傳到耳朵來,是一隻活生生的青蛙熱情的在打招呼。

有一天中午就像平常一樣到水溝邊看青蛙時,突然看到一段蛇的身體,圓圓長長的橫跨在水溝底的兩側,黑褐色相間的花紋非常鮮亮,慢慢蹲下身來,又看到細細的脖子,看到三角形的頭,這下子牠也看到我了,倒也不慌不忙慢慢往石縫鑽去,看著牠的頭、脖子、身體到尾巴一段接一段沒入石縫之中。第一次能夠自然而且近距離看到龜殼花,是如此美麗又優雅。

生命親系譜 © 2002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