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645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4.06.03 發佈時間: 下午 10:55
早上送小孩上學,已經走出家門,小可愛突然要求我跟她回到家裡客廳,要我幫她在一張白紙上寫下我手機當時正在唱的音樂名稱和合唱團名稱。

那首歌是 "送別",李叔同作詞。唱者是亞洲天使童聲合唱團。我跟她說,我和馬麻那個年代的人都會唱這首歌。

小可愛說,她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就很感動,覺得很好聽,想抄下來歌名和合唱團名稱,說要推薦給世主阿姨,想問她知不知道這首歌。

我還沒跟小孩講李叔同。她們其實也不知道我聽這歌會心碎。

我們那個年代,畢業季到了,除了驪歌之外,老師也會教大家唱這首歌,很多女同學聽了會哭成淚人兒。

最近才看到李叔同的文字,讓我很感動。所謂同類相憐,我想,我一定是靈魂裡頭某個頻率跟他對上了。

可我不是出家人的料,也不想遊戲人間;雖然還做著許多白日夢,風花雪月情未了,但生不逢時,家道可悲,命運多舛,故也只能拋諸腦後,夢裡的事就留在夢裡,只希望盡可能長壽且健康,好做牛做馬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0 發佈時間: 上午 4:19
我並沒有特地去找刀郎的歌,湊巧就聽了三首,都很喜歡,最喜歡的是剛剛才第一次聽到的 “我的樓蘭”,很感動。其次是“西海情歌”,接著才是“羅剎海市”。

“我的樓蘭”:

https://youtu.be/NOhG45pU8r0?feature=shared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9.09 發佈時間: 下午 8:19
一個永恆的請求

陳真
2023.09.09.

七、八年來,沒有假日,我每天工作18至20小時,平均睡眠很可能不到3小時。每天硬撐著讓自己活下來。每天拼命做事,拼命趕著分分秒秒的時間完成無數的公私繁瑣。每每累到極致,腦袋裡就總想著、期待著下次的休息何時能夠到來,哪怕五分鐘也好。

生命美好,生活卻苦不堪言。

每個月看八、九百個病人,上班總是得挨餓一整天,每天半夜幾乎都是我的第一餐,也是唯一一餐,大多就是一碗泡麵。

上班看診非常辛苦,但是下班之後或不上班的日子才是真正的辛苦與痛苦。

每天永遠忙不完的柴米油鹽,忙不完的買菜洗衣洗碗打掃備餐,忙不完的接送,忙不完的修繕,忙不完的東奔西走處理各種雜事,忙不完的帶家人就醫,忙不完的無數緊急狀況....

幾十年來,更忙著照顧生病的家人,一個接一個走了;走了一個,又病一個。現在連小孩也病了。一切疲憊的盡頭其實就是無助與絕望。總有一天,那永恆的一天就會到來。

我不知道這一切會以何種方式結束,可我唯一有把握的是,我相信,愛會使得一切痛苦有了意義,有了美感,雖然是悲劇性的。

我這一生從未想過從社會或從任何人獲得任何回報,一切作為全是有去無回有來無往的單行道,全是無條件的奉獻。但是,如果可能的話,我倒有一個請求:

當有一天,當我們已不在人世,希望人們能夠主動善待我那兩個飽經人事滄桑身心受創的女兒(一個現年七歲,一個八歲),同她們做朋友,當她們的長輩,陪伴,教導,帶給她們歡樂,教她們做一個正直的人,讓她們不要再度陷入舉目無親的黑暗處境,教她們認識世上的一切美好,教她們關懷世上同她們一樣弱小無辜的生命。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8.15 發佈時間: 上午 5:22
一封信。

=============
林先生身體還好嗎?

在人格上,他 (林義雄)的無私勇敢善良與正直,始終是我的榜樣,但在政治上,我們卻走上對立。

找個時間,我會給他寫封信。他的善意與恩情,容我來世再報。

最後一次跟他獨處長談,是在1997年的夏天我出國前夕。原本以為往後將會經常往來,一起打拼,沒想到卻時隔26年從此分道揚鑣,在基本是非上、大是大非上我沒法欺騙自己。

黨外昔日,四面楚歌,圈內好友卻數以千計,沒想到倏忽之間卻全站在了對立面,孤獨更甚,從此再也沒什麼朋友了。

謝謝他還惦記著我,去年此時,我亦接獲菊姊來電。

提到來世,並非指他,而是指我自己。身心俱疲,萬念俱灰,一對無辜女兒,飽受命運摧殘。為人父母之人生至痛,莫過於此。三十幾年前,風聲鶴唳中,母親因我離世,為人子女之人生至痛,莫過於此。在這些意義上,我相信我能了解林先生。

國仇家恨,餘生難料,只求盡可能為家人活著,抑或共赴黃泉。

陳真
2023.08.14.
阿遠 發佈日期: 2023.07.25 發佈時間: 上午 5:58
貼一首歌: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Lq4y1D7gU/

歌名是《仙儿》,畫面則由許多不同電影片段剪接而來。最近常聽這歌,特別喜歡裡頭鎖吶的聲音。

沒啥別的意思,我們這一代人,從拮据到富裕,從信息匱乏到見多識廣,彷彿認識了整個地球。可如果以為這一切意味著從蒙昧走入智慧,意味著知曉了一切,恐怕有點圖樣圖森破。

不說什麼博大精深神機妙算,也只有精神原鄉,思之能令人愴然自傷。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7.23 發佈時間: 下午 6:48
底下這些對我個人很重要但無關於眼前人類生存現實的思索其實沒什麼,說說而已,不看無妨,我也只是陪小孩時隨手寫寫。

即使naturalized epistemology 是對的(這當然是錯的,我是說即使是對的),即使所有的epistemic beliefs全都可以reduced to natural facts,facts也依然只是facts,facts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logic,而唯有logic 才有必然性,經驗事實沒有,信念更沒有。

再說,不同的facts 之間,也許存在某種因果關係,但不存在邏輯法則。因果關係是一種偶然,一種歸納,一種可能性,而不是一種必然。

邏輯之為物,架構了一切可能性的存在,但它本身卻無關於一切事實,無關於任何可能性,它與經驗世界,與一切事實都無關,獨立於所有經驗與事實之外。

因此,如果算命先生的論斷確實成立,如果宿命存在,意味著上述無可置疑的知識論前提是錯的,那麼,整個關於科學的本質也都是錯的,自然科學將不存在,物理化學也得歸零,剩下的只有邏輯或宗教二選一,或一而二,二而一,亦即宗教跟邏輯屬同一,同一回事的不同表述。

我寧可相信宿命論是對的,寧可相信一切未來事實都已經被註定,被寫下,寧可相信世界上的確有足以論斷未來的算命先生,因為這意味著我們不管怎麼活怎麼決定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差別,也就是說生命根本無所謂遺憾與悔恨,豈不美妙。

可惜這顯然是錯的,只是我也無從解釋諸如我所提到的那位奇怪的算命師精準無誤的論斷為何真的存在,除非他自己策劃了那一場謀殺。

至於李嗣涔所研究的特異功能,我不覺得它有何特異之處,他只是企圖找到一些罕例或至今尚不為人知的經驗事實而已。這並不特異,研究方法不特異,研究的subject matters 也不特異。批評他搞怪力亂神者,恐怕不知道自己在批評什麼。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7.21 發佈時間: 上午 1:51
人類一思考,上帝便發笑

陳真
2023. 07.21.


昨天 (7月20日) 是小可愛生日,我們帶她和妹妹小月亮去吃西堤 "魚" 排。吃飯時,我跟學姐說米蘭昆德拉死了。小可愛問說誰是米蘭昆德拉?我說是一位作家。

後來,我跟她說,米蘭昆德拉有句名言:"人類一思考,上帝便發笑",妳覺得這句話可能是什麼意思?

小可愛說,可能有兩種意思。一是說,人類很傻,所以當他開始思考時,上帝就覺得很好笑。

第二個可能的意思是,人類因為思考,發現了一些新的想法,上帝就會很開心,所以笑了。

我跟她說妳講得很棒,我從來沒想過還可以有第二種意思。小可愛說,她覺得第二種意思比較對。為什麼呢?她說,她覺得上帝不會去嘲笑人。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7.20 發佈時間: 下午 11:57
我死於昨日,重生於今日。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6.12 發佈時間: 上午 1:19
謝謝阿遠和某位高手。

我原本以為所有欄位和那隻兔子都不見了,直到剛剛才知道原來是我的電腦版面放大了200%,使得欄位項目和兔子縮成左上角的一個三條線記號。如果有人跟我一樣不諳電腦,記得把版面恢復正常的尺寸,即可正常觀看。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3.05.29 發佈時間: 上午 11:50
歷史性的一天,生命親系譜在停用 17 年後再度重生,今天正式重新啟用。
陳真 發佈日期: 2016.07.26 發佈時間: 下午 12:31
所謂罄竹難書,就算我有一千雙手,一周七天,一天24小時,日夜不停地寫,其實也寫不完島內外種種心機盤算與上下其手,寫不完無數貪贓枉法、貪婪猥瑣以及這一切惡毒居心與作為所必然導向的眾人下場。

許多時候,我真是有一種很絕望的感覺。一個人只有一顆心,但這顆心得剖成兩半;一半給自己,一半給眾人,兩邊都是一番烽火與絕望。我是不是應該像朴贊郁的 "The Handmaiden" 裏頭的下女珠子小姐那樣,摀住耳朵,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忽略這一切,並且從此不再掛念,不再想起?

一群貪婪無度的騙子,一群狡滑險惡的賊,用暴力與謊言消滅了異己,詐騙眾人的心,奪其財物,傷其未來,瓦解其藉以長遠存活的基礎,但眾人卻歡聲雷動,視為救世英雄。你在一旁看了,你還能說什麼?難道這一切不都是自找的?自己挖個墳墓,親手埋葬自己以及下一代的所有未來。你還能說什麼?你說了,人們以為你要跟他們的英雄打仗,奮起捍衛,蠢血沸騰,你還能說什麼?

為什麼我需要去在乎這些呢?一個島嶼毀了,干我何事?就算一整個世界毀了,我也不會是唯一的受害者,更不會是那最為悲慘的一個,我何必在意?人活著難道不就是盡一切可能 "先" 顧好自己嗎?所有那些什麼聖人與人格者等等等,所有那些曾經是我的某種 "燈塔",難道不是幾乎每一個原來都是這樣在過活的嗎?

許多時候,我多麼渴望能斬掉這份莫名的連結,從此山海各一方,你家不再是我家,你的事也不再是我的事,畢竟一切能說的都不知道說了幾千萬回了,難道你得對著一群騙子一群賊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個言行,詳細解剖,一一重覆分析講解個一千萬遍,然後人們卻依然不相信他們遇到一群極度貪婪無恥的賊?這群賊,他們很樂意用眾人及其後代子孫的一切福祇來換取他們個人哪怕只是一點蠅頭小利。難道你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來賊的居心與無數明目張膽的貪婪惡行?牽涉僅僅幾十塊錢的事都能引來騙子,更何況販賣一整個島嶼、出賣一整個世界的巨大暴利。

騙一次是喜劇,騙兩次是鬧劇,騙無數次若都還無法覺悟,那就是一種無可挽救的悲劇了。重點是,我為什麼要在乎這樣一個悲劇呢?為什麼我不能把言語當成風當成屁,把情感當成幻影,摀起耳朵,忽略這一切,從此不再掛念,不再想起?

陳真

p.s.: 我說的,當然並不僅僅是像底下這樣一些事。

=================
退將怒問:童先生,你是哪國發言人

聯合新聞網作者記者洪哲政╱台北報導

2016年7月26日

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下午聲稱,漁民不宜在未經國防部同意就強登島,如果每個人都可以進入太平島,則國家的主權將蕩然無存。退將痛批童振源發言不當,直問「你是哪一國發言人」?

陸軍退役中將吳斯懷昨晚透過臉書表示,「美國人唆使菲律賓弄個仲裁庭結論,出賣台灣這個忠實盟友,把太平島變成礁,把歷史上屬於中華民族的十一段線海域吃掉了,狠狠搧了我們一巴掌,捍衛國家主權,沒看到發言人說什麼大聲話,一紙口號式聲明就結束了,我們漁民想登島宣示國家主權,居然會讓國家主權蕩然無存?」吳斯懷說,「這好像是日本或美國發言人維護他們領土該說的話,請問童先生你是哪一國政府發言人?」
陳真 發佈日期: 2016.07.25 發佈時間: 上午 9:27
圖片請看:

https://goo.gl/z6XYKR

「我是神奇寶貝,你可以來捕捉我嗎?」敘利亞戰火兒童讓人垂淚的心聲

風傳媒作者韓亞庭

2016年7月23日

這幾天,全世界陷入抓神奇寶貝狂潮,在《精靈寶可夢GO》(Pokémon GO,又譯《去吧!神奇寶貝》)的推出後,各地不時傳出有民眾因「低頭成性」所做的誇張行徑,但在不遠的地球另一端,烽火連天、打了5年內戰、死亡數十萬人的敘利亞,當地孩童手持皮卡丘、傑尼龜的圖片,癡癡望著鏡頭,希望讓全球的神奇寶貝玩家們看到:「我在這,快來捕捉我!」

換言之,這些孩子希望化身為神奇寶貝,希望有人來「捕捉」他們並且帶他們離開,希望不要一輩子活在戰爭、死亡與毀滅之中,希望自己朝不保夕的人生還有一絲希望。

「敘利亞革命武力之音」(RFS Media Office),致力於替尋求自由的敘利亞人民發聲的網路媒體,21日起於官方推特(Twitter)上發佈多張孩童手持神奇寶貝圖的照片,並搭配著「我在這,快來捕捉我」的字樣,「我們希望能因為這股風潮,重新喚回世界對敘利亞內戰的關注」其發言人表示。

把我用神奇寶貝球抓起來,帶我離開這裡

身處在不同城鎮的孩童們,有的人在紙上寫著:「我在伊德利卜省(Idlib)的卡法內波村(Kafr Nabl),快來捕捉我」或是「我在卡法利塔村(Kafr Zeta),快來捕捉我」,搭配著不同神奇寶貝的圖片,希望玩家們能夠抬頭看看他們,要是可以,他們也希望被《精靈寶可夢GO》裡的神奇寶貝球抓起來,逃離這個早已不是家園的地方。

「敘利亞革命武力之音」的發言人說道:「我們看著神奇寶貝遊戲,在媒體的報導下變得如此有名,因此才希望能放上這些照片,去強調在敘利亞受苦受難的人們,他們是如何承受來自政府軍、反政府軍之間你來我往的不間斷攻擊。」

敘利亞內戰經年,戰火中的兒童想化身為神奇寶貝,讓人們把他帶走(敘利亞革命武力之音,RFS)

《敘利亞GO》人民真正在找的是什麼?

除了來自組織的發聲外,敘利亞的設計師塔漢(Saif Aldeen Tahhan)仿照《精靈寶可夢GO》製作出《敘利亞GO》(Syria GO),但這不是拿來抓神奇寶貝,而是到各個殘破不堪的戰爭場地,去尋找敘利亞人民需要的東西,像是在斷壁殘垣中可以找到房子、面目全非的街道上可以找到醫藥箱等。

同樣身為難民的塔漢,幸運的於2014年逃離敘利亞,輾轉來到丹麥,回憶起當時的逃難回憶,他說:「我知道現在社群媒體上大家都在聊神奇寶貝,但我想讓大家知道,在敘利亞,人們真正需要、在尋找的是什麼。」

「我只想漫步在那曾經美麗的街道上」

敘利亞阿勒坡(Aleppo),這個昔日的北部大城,現在卻在內戰中被隨意轟炸,看著自己家鄉陷入絕境的藝術家阿奇洛(Khaled Akil),不禁好奇要是敘利亞也能玩《精靈寶可夢GO》的話,會是什麼樣的光景,於是他將神奇寶貝和《法新社》(AFP)的新聞照片結合,在網路上發表《敘利亞的精靈寶可夢GO-第1部》(Pokémon Go In Syria - Part 1)。

Pokemon-go in Syria.

Khaled Akil(@khaledakil)張貼的相片 於 2016 年 7月 月 21 10:52下午 PDT 張貼

阿奇洛說:「發表這個系列,並不是要責怪那些玩家,只顧玩不顧世界上其他地方發生的慘事,而是希望能讓大家重新關注這裡」現年30歲,土生土長阿勒坡人的他,於2012年到土耳其舉辦展覽,由於敘利亞內戰的關係,至此和家人天人永隔,無法回到家鄉。

「雖然這個遊戲如此成功,但我希望當我能回到阿勒坡的那天,我走在街上不是拿著手機、尋找著神奇寶貝」「而是能單純的就這樣,愜意漫步在阿勒坡美麗的街道上。」
陳真 發佈日期: 2008.02.11 發佈時間: 下午 1:09
最近開始清理這個站,打算只留下少量文章,其它大多不值得留存或需刪改.在完全清理乾淨前,希望大家頂多用眼睛看就好,不要保存文章,更不要傳閱,因為這些都不是什麼值得保存或傳閱的東西.
陳真 發佈日期: 2007.10.15 發佈時間: 上午 3:43
這地方每天有上百封垃圾郵件亂貼,幾天不清理就上千封,根本無法運作,所以只好無限期關閉.

還有,剛剛看到 "關於我們" 的部份所留的地址,好像我們早已沒在用, 欲連絡者請寄給董事長好了: emirchen@gmail.com
陳真 發佈日期: 2007.05.26 發佈時間: 下午 12:15
大話西遊我沒看,但曾在遊覽車上看過某部電影其中一幕,一幕而已,有個唐三藏唱英文名曲,歌詞被竄改,好像唱說什麼還沒吃飽,挺好笑,學妹您講的是他吧?!

叔叔考運向來不好,找我加持恐怕凶多吉少.(呵呵..當做我沒說.)(深情注視 @@~~ -->某考生)
明天就要考試的木真XD(最近大概叫「胤宓」) 發佈日期: 2007.05.25 發佈時間: 下午 11:24
親愛的睽違的好久不見的陳真學長!!(撲抱)
(我:我有助跑歐~[燦笑])
我還記得我欠你跟鑑慧學姊一封信歐~
等考完第一次,如果學長學姊願意繼續忍受我碎碎唸的荼毒的話,我們再繼續通信吧。XDDD
其實我後來有點覺得我們的中斷有些無謂……囧
--因為我閉關了沒多久又開始寫 blog 了……(狂汗)

好,阿娘有特別交代不可以太碎碎唸,所以我們趕緊切入正題吧!(握)
(我:其實真箇來說,碎碎唸的程度我家阿娘是星爺在對岸極受推崇的《大話西遊》裡面由羅家英所飾演之唐僧的程度……我充其量只是個未夠班的小鬼而已呀……[掩面])
(謎:……這種事情夠班也沒什麼好值得高興的吧……[冷瞥])
明後兩天就是期待已久要徹底爆發燃燒的第一次 BCT 了!(握拳)
我不會說很緊張啦,可是至少還保有一些拿來對 BCT 致敬的小緊張存在。
(謎:啊哩洗抵勒共瞎毀?[台])
大致上是平常心啦!反正就算我緊張到可以拿金氏世界紀錄基測也不會加分,所以緊張是沒有用滴!!(握)

好~碎碎唸了許久終於要進入這次前來的目的了。(推眼鏡)
啊嘎啊嘎啊嘎嘎嘎嘎嘎請陳真學長跟鑑慧學姐幫我加持啊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拔出武士刀)
雖然說不會很緊張,可是我還是很想切腹腹腹腹啊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掩面)
話說今天收到隔壁班的學姊(高三)送給我的祝福卡片,在超級感動的心情下,希望也可以得到陳真學長跟鑑慧學姊的祝福~(大羞)
(謎: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你這到底是什麼鬼邏輯啊?![拽衣領])

嗯,就是這樣。(紅)
基於「要早點睡」這個各科老師及導師的強烈建議下,陳真叔叔鑑慧學姊我先去床上打滾啦~(羞奔)

記得不要太掛念我。(羞奔)←被踹飛
簡昭惠 發佈日期: 2007.05.25 發佈時間: 下午 2:21
有人說,物慾逐漸淡泊,是衰老的兆徵。
這些年來,我與世界與人群一直若即若離。我常分不清什麼是人或什麼是影子。
人間,原來不是只有一種規矩,一條通路...。什麼是真實?什麼又是虛幻的呢?

年輕時拼命尋找天堂,遇到精采的人就以為那是一條梯子,我雖然沒有堅執的信仰,卻有一種有關幸福的幻想,天堂是一個盛滿幸福幻想的浴缸。藉著自以為是的梯子,攀爬著由別人信誓旦旦所指向的希望....。
我的腳踩在地上,但我的眼睛卻仰望星光,一切可望不可及的事物在我年輕時都令我神往...。

沙特(Jean-PaulSartre,1905_1980)
曾在一個故事中描述了所謂「空無」的過程,空無如何在我們的生命過程中發生?
有一天,我到酒店裡去找一個叫Peter的人;因為我一心一意地要找他,他是我意識的焦點,也是我的目標對象;在這焦點以外的酒店,以及酒店的一切環境,我都不放在眼裡,它們在我的意識中祗是空無。這是第一度的空無。
後來,我在酒店中找不到Peter,於是,我的意識中興起了空無感;Peter的不在,使我的意識失去了重心,失去焦點,原來的一片希望變成泡影...。
但是,事情並未因此而結束,Peter的無,造成了剛才酒店的無的加深。我心中的空無感,使酒店以及酒店的環境,變成了第二度的虛無。
人命運的不幸,往往是在尋找自以為重要的事物,以為某種希望達成後,幸福就跟著來臨,像我年輕時一般,希望藉著信仰、幻想、和懵懵無知的希望想像著,什麼人會拉著我的手,走向永遠浸泡著歡樂和愛情的浴缸。
年輕時毋寧擁抱信仰也不願釐清真相。因為追随領導永遠比獨立思考容易。
陳真 發佈日期: 2007.05.24 發佈時間: 下午 11:13
謝謝芝仰,你寫的我看了,但無語.

我所處的工作環境無一人識我,人們友善,但常讓我感到尷尬而無言以對,因為我全然不是這樣那樣的人,但似乎總得被迫戴上這樣那樣的標籤而尷尬陪笑,痛苦不已. 我常想,在一群幾乎朝夕相處的熟人中,自認簡單的我竟然像個異樣古怪的謎而不為人所真實理解.

聖法蘭西斯祈禱文說: "求主讓我不求別人的了解而能了解別人",我心中並無這樣的禱告,但對這一切逢場作戲般的溝通其實也早已不抱希望.

但我有時卻也這麼想,我所在乎的那個所謂真實的 "我",那些依附在這個 "我" 字底下的千般山水萬般記憶,難道不應如煙一般隨風而逝?

甘地有這麼一些話,他說:

且讓我給你這樣一種具有不可思議神奇力量的寶物,當你深陷懷疑,當自我膨漲如斯,不妨試試:

回想你所曾見過最窮最弱的人,想想你所打算走上的道路是否對他們有任何用處,他們能從中獲利嗎?他們能因此重掌生命與命運嗎? 換句話說,飽受饑苦及精神饑渴的眾生能否因此走上獨立自主? 當你如是思索,你的懷疑與自我便將消逝無蹤.

I will give you a talisman.

Whenever you are in doubt or when the self becomes too much with you, apply the following test:

Recall the face of the poorest and weakest man
you have seen and ask yourself if the step you contemplate is going to be of any use to him.

Will he gain anything by it? Will it restore him to control over his own life and destiny? In other words, will it lead to Swaraj for the hungry and spiritually starving millions?

Then you will find your doubts
And your self melting away.

Mahatma Gandhi
邱芝仰 發佈日期: 2007.05.24 發佈時間: 下午 5:48
http://www.wretch.cc/blog/uppsspooky

This is it.
邱芝仰 發佈日期: 2007.05.24 發佈時間: 下午 5:32
陳真你好
不知道我現在留言的這個版的版主是不是我的朋友告訴我的那位陳真,我的朋友在成大歷史系工作。我必須得說,我原本是要找一個人,跟你很親。但是看過你的網誌以後,我驚覺我的24歲網誌裡所充滿的對於愛,左或右,關懷,幫助,熱血跟熱情,在你的網站上發揮的更淋漓盡致,這讓我有一種不孤單的感覺。

我放上我所寫的一篇文章,如有時間,陳真,真希望你能夠先暫時放下維根斯坦,看看一個24歲即將去荷蘭唸書的學生寫的東西


批判之後
什麼是批判,對我來說,比別人看的清楚,就是批判,勇於把自己內心的疑問表達,就是我的批判。

  很多微不足道的事情裡面,電影的一幕,一個鏡頭,人舉手頭足的一個動作,一句話,我都可以看的到很多深藏在背後不為人知的事情,這是我的掙扎,也是我的批判,我說話不一定有解決之道,但是願我說話可以讓有能力解決此事的人去思考,去反省,去想,那麼,我的批判就不會白判。

  一直以來,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真的很難。我抱持著相信真理更勝過於任何人的態度在過生活,這個態度同時也造成我極大的痛苦,因為我的妥協率極低,以致於我很難接受一個虛假的人的態度,或是假言假語。

  有人說知識份子應該要有批判的能力,我同意,知識份子本來就是靠腦袋而不是靠趨勢或潮流在過生活的人,不比別人看的清楚,我覺得,就好比是假性的知識份子。假的,不值得這樣稱呼他。

  暑假去天下雜誌上課的時候,我很痛苦,因為,我相信更多的,是真理,而不是這個老師,但是當我看到所謂台灣的優秀精英,在沒有疑慮的情況下就擁抱老師所相信的「那個」真理,對我而言,我真的是很難以接受。知識份子,精英怎麼這麼快就淪陷?怎麼會沒有疑慮?怎麼會這麼快就擁抱主流價值?主流趨勢?即是心理有疑惑,也沒有說出來。對我而言,這是我不能體會的,也許是因為我的個人思考主義極強,所以,我沒辦法接受,到現在還在嘗試,什麼叫做「妥協」。

  那天和岱去看了驅魔,對我而言,這部片子最讓我感觸深刻的,是辯護律師的態度,長久以來的科學,所謂理性辨證思維,不一定就是一個絕對的解釋,接受一個沒有唸過書,不知道科學為何物的人的解釋,不也是可以,不也是另一種答案?另一種解釋。精神異常吃藥就真的可以醫好嗎?還是驅魔儀式能真正為人趕走他內心的那一個心魔呢?二者都是有可能的,既然有可能,那麼科學就不等於事實,因為事實一如電影裡面的律師所說「Fact, leave no room for possibility. 」,既有可能性,那麼科學就不是事實,我們可以接受科學的解釋,為什麼不能接受神學的解釋,感性的解釋呢?

  我嘗試著各種不同的思考角度去看事情,去寫下我的感受,無所求。只是希望,我能夠從中去看見我自己的「真理」。
生命親系譜 © 200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