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一個朋友年紀輕輕就罹患癌症,剛開了刀。我給她寫了一封信如下,像是要勉勵她,其實只是勉勵自己,結果誰也勉勵不了,沒有所謂生命美好這回事。

==============

我肯定會比妳更早面對人生終點,很難說屆時我能坦然。以前不能,現在更不能。

以前要照顧學姐終老,無法先走,現在要照顧兩個滿身創傷的女兒,更不應該在她們就業自立之前先走。算起來,那我得活八十歲才行。可是很難,天命難從人意。

死不可怕,怕的是未亡人–那些還活著的親友,我們將參與不到他們的餘生了。

我總感覺好像每一天都在為那最後一天做準備,希望在我離去時,能夠盡量為未亡人們做最多準備。如果可以選擇不投胎,我肯定是不走的,我要留下一縷幽魂,繼續保護照顧她們。

不好意思跟妳講這些沉重的話。不過呢,其實有些心裡深處的憂愁講開來,反而比較能釋懷。愁苦是一刀,快樂也是一刀。對於生命最好的安排就是從未出生,次好的安排就是盡可能活久一點,盡可能為未亡人們多做一些準備。

我大女兒和小女兒分別小我52和53歲。在她們還沒出現前,我立下的志向是活85歲。原本很有把握,但是,有了她們之後,這個志向恐怕得打八折了,因為照顧她們特別地累。很多人說我這兩三年頓時蒼老了十幾歲。

陳真
2022.10.31.

生命親系譜 © 2002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