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顏色的精神病?

陳真 2007. 4. 25

(蘋果日報 2007. 4. 26.)

維吉尼亞理工大學屠殺案,論者紛藉此檢討族群平權及槍支氾濫問題,《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柯翰默 (Charles Krautham) 指摘此等評論「沒大腦」且「沒品」,並反對嚴管槍械,因為歹徒「總能取得」,反倒使「循規蹈矩的公民失去自我防衛工具」。人民竟須擁槍自重方能自衛,要政府何用?英國禁絕槍支政策顯係反證。柯更認為,去機構化政策造成病人「橫行」街頭,始有今日悲劇,該控管的不是槍械而是精神病人,該檢討的不是政治社會議題,而是與意識形態無涉之怪誕與邪惡,應嚴加「隔離拘禁」。但精神病患應加強照護與治療,而非嚴加拘禁;病患照護與槍械政策並不衝突。

柯文讀來頗有時光倒流感,沒有大腦的公衛思維,中世紀獵巫式的精神病學觀,因此他哭喊上蒼,呼籲天理審判此等不可思議的邪惡。在柯的理解裏,精神病是沒有顏色的,純然荒誕不經,缺乏現實意義;其所帶來的災難,不過一場只能哭問蒼天的超現實悲劇。他對那些賦予社會意涵的評論因此大表不屑。可是,在概念上,除了人工智慧或科幻小說,實難想像一群人有著全然缺乏顏色的價值中立思維。實證上,精神病言行縱然怪誕,卻非意識形態中立;其命題表達式受到各種外在社經因素及內在文化價值左右,殆無疑義。世界普遍採用的精神病學診斷準則即將於數年內修訂,文化差異及其內在價值問題更成為深化疾病概念的主要修訂考量之一。

至於嚴加拘禁,美早已惡名昭彰,何勞柯氏鼓吹?2003年10月,美「人權觀察組織」以數年時間提出長達兩百頁研究報告,譴責美昂貴醫療費用使精神病患難以獲治,於是監獄取代了病房。報告指出:美監獄中六分之一是精神病患,是一般人口比例的三倍,獄中病人數竟也是醫院的三倍。病人在獄中極易受害,包括毆打虐待刑求操控及各類型性侵害。當全球軍火開支於2004年突破一萬億美元大關,美穩坐頭號軍火販子寶座,獨佔全球軍火市場六成五,但病患卻因相對微薄之經濟因素阻絕於醫院大門外。

人權觀察組織主任 Jamie Fellner說:「在美國,監獄竟然變成精神病患的主要『治療』機構;除非你很有錢,幾乎不可能獲得精神醫療服務。」該報告分析這種「把病人當犯人囚禁」的慘況主要是因為美「精神醫療服務系統之破碎與資金缺乏」。當無利可圖,而國家也不願把錢花在這上面,「州政府或地方政府便紛紛關閉精神病院,卻沒有任何替代方案。」貧窮或無家可歸的精神病患稍有違法,便被打入監牢,監獄變成一種「治療」機構。可是就如報告所說,「監獄是最不利於精神病患的一個地方」。

凡此種種,均涉及階級與歧視及資源分配之公平正義。從精神病理之內在邏輯到精神病患之外在處遇,無不涉及社會型塑及誘因。濁世滔滔,病患何辜?把病人染黑,把疾病漂白,一手妖魔化,一手把疾病內涵抽離政經現實,不但沒大腦,而且不道德。

生命親系譜 © 2002 - 2023